我喜欢这世界,因为有你在

1

一帮同学里,小舞和周文是恋爱时间最长的一对。
高中三年,小舞和周文同桌,我坐在后面观赏他俩早恋的小电影。
周文肌肉发达,小脑不发达,却在足球队打后卫。
有次年级球赛,周文进了一个球,全班鸦雀无声,唯独小舞纵情欢呼。
我们齐刷刷侧目而视,小舞一脸茫然。过了两分钟,她才反应过来,周文踢进的是自家球门。

旁人看来,这两人很糊涂。其实不是这样,周文和小舞都挺细心,每个生日、节日、纪念日,他们都会提前给对方准备礼物。
后来两人没能考入同一所大学。小舞去了汕头,周文留在本市,开始了漫长的异地恋。
恋爱三周年纪念日,两人不约而同想给对方惊喜。于是同时出发,去往对方的城市。一路憧憬,自己突然出现在对方面前时,将是多么震撼。其间,两人都故意关机,不和对方通话。
结果,周文在汕头,小舞在本市,两人依旧异地。
如此心有灵犀,旁人无不叹服。

那天晚上,小舞说:“我好想你。”
周文说:“想就呆在原地想,行不行?”
小舞说:“你怎么不呆在原地?”
周文说:“是我不好,你别难过。”
小舞说:“我才不难过呢。”

小舞是一颗核桃,外壳坚硬,内心柔软。她说高兴,就是真高兴;她说不难过,就是真难过。
于是周文买了当晚返程的机票,头等舱。
小舞说太贵太破费。
周文说,一想到你难过,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2

周文是直线思维的人,俗称一根筋。
小舞比较细腻,有天雨夜,发微博抒情:雨声如歌如泣,相爱的人分隔两地,连呼吸都会痛。
周文立即百度搜索,然后回复:呼吸疼痛的原因,可能是胸膜炎,呼吸道感染,肺炎,心包炎,肋间神经痛,建议到医院检查,如胸部X线,CT,脑血管造影,B超,心肝肾功能,血糖,血常规,大小便常规检测等,确诊后再做如何治疗的决定,注意休息,不要喝酒,禁忌辛辣食物。
小舞很想打人。

周文认准的事,即便不擅长,也偏要做到底。
大二那年,他打算考个驾照,然后向家里要点钱,买辆车开去汕头,说是比坐飞机自由。比如周五晚上走,周六就能见到小舞。
我有个邻居,是驾校教练,介绍给他。几个月后,他拿到驾照,借了辆车,邀我兜风。上车起步就熄火,再起再熄火,反复数遍,终于发动,狂飙出去。
兜了几圈,快到我家时,他说,每次起步都太费劲,一会儿到门口,我就不停了,开慢点你跳下去。然后跑两步,帮我把车门关上。
这他妈是兜风还是训练特种兵?

后来驾校教练跟我说,你那同学,就算拿了驾照,也不适合开车,他上车就紧张到爆。练挂挡,抓住我膝盖乱摇。
周文不服,勤学苦练,开车上路,很快出了事故,撞车撞出脑震荡。
小舞从汕头赶回来,直奔医院。风风火火冲进病房,周文妈妈也在。
周文介绍说:“这是我妈。”
“妈。”小舞心急,脱口而出,“我是周文同学。”
叫完方知失口,脸通红。

原本两人约定,大学毕业再公开恋情,熟料小舞一语曝了光。
两人一定是乌龙院毕业的。

小舞走后,周文妈妈升堂问案。
周文干脆招认:我和小舞高一就在一起了。
周文妈妈说,这女孩子我不喜欢,太任性,课说不上就不上,跑回来又帮不上忙,就看你一眼。
周文说,你不懂爱情。
周文妈妈说,嘁,我不懂?我不懂能有你这个结晶?

3

大一,小舞住校。一间宿舍挤八个人,太闹。到了大二,就和同学在校外合租了一套房。
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合租屋里,只要有时间,她就和周文各种聊——电话、短信、QQ、微信、微博、邮件、视频。花样百出。
但是,短信听不到语气,电话看不到表情,视频能看到听到,就想抱抱,却也只能发个表情。

返回汕头,小舞在电话里说:“看得出,你妈妈不喜欢我。”
周文说:“你嫁我,又不是嫁她。”
小舞说:“谁说要嫁你了?”
周文问:“难道你有别的意中人?”
小舞说:“那可说不准,目前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学校里遍地花草。”
“你打算气死我是不是?”周文抓耳挠腮。
小舞就喜欢周文着急,周文越急她越逗。
“上个月,我就收到封情书。”小舞忍着笑说,“很肉麻的,可你从没给我写过。”
周文脑子再次震荡,咆哮:“那人是谁?”
小舞一声尖叫。紧接着,电话里传来一个粗粗的男声,说:“拜拜。”
周文血液奔涌。

他认定小舞劈腿了,当晚登上开往汕头的列车。
一路狂打电话,始终打不通,到了汕头,周文在学校找了一圈,寻不见小舞。又去合租屋,见到小舞,一腔怒火瞬间熄灭——小舞病恹恹躺在床上,脸色泛红,嘴唇发白,一摸额头,烫得灼手。
到医院量体温,42度。
周文说:“烧成这样,你居然不去医院。”
小舞说:“室友请假回老家了。我一个人,烧得迷迷糊糊,好想你在身边,你就真来了,像做梦一样。”
接着告诉周文,前天晚上,一个骑摩托车的飞贼,抢走了自己的手机。然后下雨,淋了一路,就发了烧。
周文存疑:“贼还在电话里跟我说拜拜?”
小舞说:“估计那贼是个逗比。”
周文又问:“情书呢?展览一下,看看有多肉麻。”
小舞低头一笑,说:“逗你呢,居然也信。”

周文双腮鼓胀,气呼呼地炖了锅鸡汤,说给小舞补补。
“你也喝,补补脑,减轻震荡。”小舞有些内疚,伸手接过碗,说,“是我不懂事,人家都说,异地恋女孩子不能太作。”
周文说:“就怕你离开我。”
小舞认真地说:“我会好好地和你在一起。”
周文说,异地总比异国好,异国有时差,吵个架都要先约定。比起来,我们已经幸福了很多。
小舞使劲点头。
接着两人相互鼓励,大念情感励志句,念完举碗相碰:来,干了这碗鸡汤!

4

相聚总是匆忙,离别总很漫长。期待相聚,又害怕离别,有时会感觉,短暂相聚不如不聚。
周文走时,小舞满面笑容。
周文离开,小舞偷偷哭泣。

从汕头回来,周文问我写情话怎么写。
我说左边一个感情的情,右边一个说话的话。
他说正经点行不行,我能为小舞做的不多,明知她那边下雨,我却不敢问她带没带伞,因为就算她没带,我也没法送去。写些情话,让她开心。
我胡诌了几句,他嫌太悲。
我说玫瑰色的那种,我一写就满身鸡皮疙瘩。
他眼睛一亮,说,小舞就喜欢玫瑰色的,暖心。
我建议他自学成才。

于是他凭借一股拧劲儿,坚持写情话。
有一句格外经典:我和你,就像天对地,云对风,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机器猫对维尼熊。
小舞非常赞赏。
周文说你真喜欢?
小舞说,嗯嗯,真喜欢。当笑话集锦存着,不开心的时候,就翻出来开心一下。

转眼到了大三,有个女孩向周文示爱。
女孩的父亲和周文的父亲是朋友,上学一起同过窗,炒股一起满过仓。
有天家庭聚会,女孩父亲相中了周文,对周文爸爸说,老周,我就喜欢你家文文,稳重高大,肌肉发达,看着让人踏实。不像那些小鲜肉,个个都像在宫里上过班。
转而又对周文说,你和婷婷都在化学系,你是师哥,多帮助她。
周文木讷,听不出弦外之音,默默点头。

聚会后,婷婷和周文常接触。
婷婷性情火辣彪悍,感觉随时都很嗨。周文不欣赏,他喜欢张弛有度的小舞,安静的时候很安静,活跃的时候很活跃。
交往几次,婷婷说:“我爸很欣赏你,我也喜欢你,不如我们恋个爱试试。”
这种表白,像手术刀一样明亮锋利。
周文不知如何应对。
婷婷说,默认是什么意思?喜欢不喜欢,说出来呀,我不勉强对方。
闷了半晌,周文说:“我们做普通朋友,比较合适。”
婷婷倒很爽快,拍板说:“成,以后我叫你哥。”
于是两人正常来往。
两家父母不明真相,满心欢喜。

化学系的同学,化学反应强烈,盛传周文和同系小师妹搞暧昧。七传八传,竟传到了高中QQ群里。
周文赶紧辟谣,小舞冷冷回了一句:你身边有莺莺燕燕,我身边也少不了花花草草。
噎得周文三天没吃下饭。

5

小舞说不难过,就是难过了。
分隔两地,原本一个拥抱就能化解的事情,说来说去说不清。
小舞说,感觉好累。
周文说,累了就休息,睡8小时起来,又是一条好汉。
小舞重重叹息:我说的是心累。三年了,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短信读了一遍又一遍。好像所有时间,都生活在回忆里。上了新电影,我不想一个人去看,等到下映也没去;买了新衣服,只能拍照传给你。不用问,你的回答永远都是两个字:好看。
周文说,本来就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
小舞说,你知不知道,我委屈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见到你。
周文说,寒假快到了,马上就能见面。
小舞说,放寒假我不回家。
周文说,那我来。
小舞说,你不用来。我们都冷静想想,要不要再继续。你和你的小师妹,可以天天在一起,也许她更适合你。
冷静个蛋!周文如遭兜头一闷棍。

很多天,周文像被判了死缓的罪犯,惶惶不安。
小舞的话,在耳边单曲循环。
原来,小舞表面坚毅,总显得很开心,心里却积了太多委屈,从没说出来;原来,小舞想要的,不是对着手机,一遍遍说爱你;原来,小舞只是想自己陪在她身边,哪怕不言不语。

圣诞夜,外面空气冰凉,冷风中有一股芬芳的凛冽;远处高楼灯火通明,尖顶商厦和银杏树上挂满袖珍彩灯,闪烁出迷幻晶亮的光芒;街头情侣双双,表情甜蜜。偶有几个手拿充气榔头的学生,嬉笑追打而过;细碎雪花漫天飘舞,落地顷刻化为乌有。
周文孤独地走着,心里做出一个决定。

他把决定告诉给我,我倒吸一口凉气,说,对我这种脑残,大学是个传奇。你念了三年,眼看就要毕业,居然退学。
周文说,我想来想去,要挽回小舞,只有一个办法,我去汕头。留在这里,他们老想把我和婷婷撮合在一起。
然后他又说,其实我动这念头,不是第一次。当初考上大学,我就想放弃,打算复读一年再考,考到汕头去。

周文生出的念头,装甲车都碾不烂。
周文认定的事情,飞机也拉不回来。

6

在汕头的一年里,周文换了很多份工作,销售、采购、快递。
最神奇的一份,是当职业观众,每周在电视台的录影棚里,鼓掌、欢呼、尖叫、大笑、流泪,扮演各种陶醉。
录制一期节目,可以收入一百到两百元钱。
这差事要擅长表达,恰恰周文不行,但能和小舞在一起,所以硬着头皮干下去。

假期,他和小舞去往遍布历史遗迹的南澳岛。
岛上风光迤逦,登至高处,极目千里,奇石林立,海天一体;海面仿佛凝固,波澜不兴,反射出温润的光泽;四周列岛、渔船星罗棋布,总兵府,金山寺,长尾山炮台历历在目。从高空俯瞰,宛如一个巨型盆景。
岛屿附近有渔场,大量的石斑鱼、龙虾、膏蟹、鱿鱼优哉游哉游荡,姿态奇趣。
出渔场,乌云密布,海风斜吹,雨落下来,两人牵手跑进一座寺庙躲避。
雨雾模糊视线,小舞喃喃地说:“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会一起来这里。”
周文说:“不管到什么地方,有你在我就开心。”
小舞眼泪刷就流了下来。

分隔两地,两人很久没有一起看过电影。
冬天,他们去看了场徐克导演的《智取威虎山》。
观影出来,小舞说:“毕业我回家,带你去见我爸妈,他们如果问你,拿什么娶我女儿?拿车娶,拿房娶,还是拿钱娶?你怎么答?”
周文想了想,说:“我说我会努力。”
小舞说:“错。你说你智娶。”

毕业归来,小舞爸妈对周文不满意。
周文爸妈则认定,儿子退学,全是小舞的问题。
左右碰壁,该如何智娶才能皆大欢喜?
还没理出头绪,小舞带来一个消息:家里联系了意大利米兰的一所学院,让她去进修服装设计。
周文脑子轰的炸了,呆呆问小舞:“去几年?”
“三年。”
“意大利帅哥多如牛毛,而且浪漫得一塌糊涂。”
“你成语用得真熟练。”
“别打岔。”
“我又没说要去。”
“不是每个学服装设计的,都有这样的机会。”
“你支持我去?”
周文嘴唇动了动,没说出话来。

7

很快,小舞拿到护照。
其间每次见面,她都盼着周文霸气地吼一句:哪儿都不许去,我会智娶!
可周文闪烁其词。
没出息的家伙,曾经那份万夫难挡的豪情,去了哪里?

其实周文在和家人谈判。
他推出两个提议——要么我打工攒够钱,私奔去意大利;要么你们资助我,让我去意大利,我会拼命赚钱,回国结婚,好好孝敬你们。
要没神经和血管连着,周文爸妈的眼珠差点弹出来。
他们拒绝谈判,可又担心儿子绝食抗议,岂料一根筋的儿子,思路非常人能匹敌。
周文非但不绝食,饭量还翻了倍,口口声声说:本来我就有膀子力气,使劲吃,吃出两膀子力气,打两份工,早点去意大利。
气焰十分嚣张。

看着儿子饕餮,周文爸妈止不住心疼。
因为每一口饭菜,周文都忍泪在吞咽。泪挤在眼里出不来,就往嘴里淌,所有菜都特别咸。
持续数日,周文爸妈终究狠不下心。

秋末,周文和小舞先去北京,然后转机飞往意大利。
在人来人往的米兰马尔彭萨机场,小舞喃喃地说:“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会一起来这里。”
周文说:“不管到什么地方,有你在我就开心。”
小舞露齿一笑。
周文说:“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这时候,你该哭一鼻子,落几颗喜悦而幸福的泪水。”
小舞说:“你根本不知道,在汕头的时候,因为想你,我偷偷哭过很多次。哭着长大,终于可以不分开,所以不会再哭。”

次年圣诞,我收到周文寄来的新年贺卡。
贺卡里,夹着一张他和小舞在米兰的合影,两人黏甜如蜜。
晚上我翻相册,找到一张他俩高中时的合影,拿笔在背后空白处,一笔一画地写:
光阴的故事里,思念亭亭如盖,岁月覆满青苔,沿途美景盛开,我喜欢这世界,因为有你在。


罗艺尘,一个讲故事的手艺人。微信公众号:nightluoyiche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