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那些让你感到不好意思的人

1

朋友谈到在单位里那些让自己不舒服的事情。常有一些人总是自以为有理,搞一些想法强加给别人,好比,强行为你介绍对象,非要逼你去见面,并且以一副我为你好我有理,你不领情你不该的架势。

那说起来,这种情况要更常见在过年回家被亲戚催婚、催孩子上边,“哎哟,你看你都那么大还不找对象,再不找怎么样巴拉巴拉……”同样,一副为你好的样子,作为长辈都是为你好,你不领情你真不该啊。你得按耐住不舒服、不好意思,老老实实听他们的,点头说是。

这也是让很多年轻人头疼的,不乏很多工作、生活还不错的青年人,都会遇到这种情况。对付这样一些青年人,七大姑八大都姨自有各种妙法,无论你有没有工作,无论你结没结婚,无论你生没生孩子,都能巴拉出一大堆的话来叨叨你,让你那么个不舒服,而他们为此而满足着。

即使你什么都做的很好了,他们也可能会这样来一句,“看你在外边混的那么好,你肯定忘了我们这些旧亲戚了,你得好长时间没见俺家的那个娃了吧,你也得帮衬帮衬我们啊。”“看你这衣服真漂亮,俺在你旁边真是寒酸了,你得瞧不上你这个大婶了吧。”

或许,你想着帮衬帮衬就好了,而他们可不是想让你帮衬,他们也不缺个啥,他们就要有一个话头在这里能够说叨说叨你。不管你怎么做,那些话头总在他们手里,总会想办法说的你那么个不舒服,那么个不好意思,他们就满足了。

他们看着你不好意思,可能看着你还有点生气了,作为长辈的他们可能还会再来劝劝你,“不用着急,我也真没想要你啥,你的是你的不给就不给呗,我就说着玩。”“你也不用解释,我就说说,你年轻人想法多,哪和我们一样了。”

照样,话头还在他们那,说的你一番不好意思,总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

Shame Shame.gif

2

经常见到一些小孩子,不管做什么都会被父母说叨的不行,不管怎么做好像都做错了。“哟,你堆个沙子还挺认真呢?你还以为你做什么大事呢吗?”“哟,找不到妈妈着急了?有啥好着急的?你不是男子汉么?”也有父母主动去惹孩子,终于惹哭了,就笑话他,“哎哟,你还真哭了,你不是很能耐吗?”

总之,一番理都在父母手里,所有的话头也都在父母那里,孩子无法反驳。他们说来说去的目的就好像是要孩子变得不好意思,开始变得扭扭捏捏的,到头来或许还要补上一句,“你看你扭扭捏捏的,你看人家。”让孩子更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好意思,好像怎么做都是错的,他们才十分的满意,十分的得意了。

那怎么会这样呢?

经常会见到这种情况,一个胆小怯懦的父亲,却最喜欢嘲笑自己的孩子胆小。这不是特别的现象,真是很普遍常见的。一个总是被说叨的不行的人,一个总是很在意自己哪里不好可能被人耻笑到的人,他们总喜欢先下手为强,先抓住个理去耻笑一下别人。

一个人先抓住了什么理,然后去说叨一下别人,越是说得别人不好意思,越显得自己厉害,越显得自己正当。一个本身胆小怯懦的父亲,当他总是嘲笑自己孩子胆小怯懦,使他的乖小孩变得不好意思,畏畏缩缩不知道该咋办的时候,他自己就好像成了胆大的英雄了。

他们总是要先把理抓在手里,这些人真是最讲理的了。要说一个人最早学会讲理,那大概就是被父母耻笑的时候,让他们感觉不好意思,感觉很不得劲;然后也学会去耻笑别人,去看着别人不好意思,来获得一个满足,让自己也正当一把。

3

我们学会讲理,来自我们的根——父母;我们这个集体最早学会讲理,那就来自我们集体的根——农村了。最早可以追溯到明朝理学盛行的时候,也可能要更久远吧。统治者为了管住中华大地上生活的劳动人民,开始竖起了一些道理,竖起了贞节牌坊,拿着这些道理来称颂听话的人,耻笑不听他们话的人,让这些人受不了耻笑不敢放肆!

虽然现在贞节牌坊没了,那统治者的道理也没了,我们还是常能见到七嘴八舌,背后讪笑着,偷偷闲谈着,谁谁怎么个不好的样子,谁谁怎么个做了丢脸的事了,甚至当面拿着个理,拿着个话头来说叨你。每个人都能凭空创造出自己的理,我弱我有理,我为你好我有理。只要有个理就拿来去控制别人,去说叨别人,甚至去辱骂别人,去耻笑别人。

这只在农村吗?那自然不会了,城市里要更厉害了,公司、社会里,人前人后各种窥伺,各种探听,去找个啥让自己可以去耻笑的真不是难事。现在最便捷的就是网络上了,谁谁出了丑,爆了光,各个拿着一番道理,几篇评论,给人扣上一些帽子。

一些知识网络青年就更不得了,会用各种冠冕堂皇的文笔来评论各种人,借用一些好像很先进潮流的学问知识科学道理,来搞出各种说法,好像自己是多么看透了世道,看透了各种人,让自己抓住个理,论说来论说去,非逼得你不好意思也不肯罢休。

创造出一些什么像“屌丝”、“凤凰男”、“黑矮丑”、“LOSER”、“文艺青年”这样那样的说法,拿着一番理把这样那样的人一番评论,找一些角度分析各种人的心理,自以为分析的十分客观全面,底气十足,就像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说叨,自以为都在理,非要从别人身上翻出可说叨的东西,让自己显得多么正当,让那些人不好意思一下。

4

所谓人言可畏,在这种环境下生活自然不轻松了,每个人都承受着点感到不好意思的压力。被这些人说叨、烦扰,甚至不敢发泄、发火,因为他们总还把持着一个——谁发火谁就好像低别人一头、谁淡定谁更高一等——的理,以至于,连发火、发泄都让人感到不好意思了。

当所有发泄的途径,对外的不满的表达都被封锁了之后,我们也就只能把矛头指向自己了,开始自责,开始觉得自己做的不好,开始去逃避不好的感觉,也开始去评论别人来获得一点得意满足,或者开始不停让自己做到更好——当然,再怎么好也不可能逃脱被他们把握着理去说叨。这时候,抑郁、苦闷就开始出现了。

在这个时候,我们就落进了圈套里,那些让我们感到不好意思的人也就得逞了,他们就想让我们不好意思,让我们没底气,让我们开始自责自己攻击自己以至于变得抑郁,让我们丧失对他们的威胁。

当我们看清这些的时候,我们就应该警觉了,我们要开始留意那些让自己感到不好意思的人,不论这个人看起来多么为了我们好,多么可怜,多么弱小,我们都要小心了,不要被他们控制住,不要去争吵,不要去辩论,都会惹来一身麻烦。

sharma-malignant-shame.jpg

5

理这个东西是争不清的,互相扣个帽子,互相评论对方,这和骂人没什么两样。我骂你是狗,你骂我是猪,都没有道理可讲的,那些理也都是根本没道理可讲的,我这么看,你那么看,没法争论的。

那些讲理的人,不过就是绕着弯骂人,给你扣个帽子,说你是怎么回事,你就是怎么回事。我们不要这么麻烦,我们不要被套进去也去讲理,那多浪费精力,我们感到不爽就直接发泄吧!直接骂吧!即使,我们不当面骂,总也要想方法发泄一下,不然真的要抑郁,要被他们逼的不行了。

——哇哦,你们骂人,骂人不文明,你们怎么骂人?

——没本事吧,讲不过就骂人了!你骂人你就输了!

——我为你好,你还骂我,你不在理,你忘恩负义!

或许有人还这么对我们讲理,他们还是想让我们感到不好意思:不好了,我骂人了,我不对,我怎么能这么做。当我们这样想,我们又开始自责,开始攻击自己,又中了他们的圈套。这个时候,我们更要警惕,坚持狠狠发泄、狠狠痛骂一番的方针不变,让自己发泄出来,让自己的矛头指向那些让我们感到不舒服的人。

骂人和讲理无关,骂人也无所谓输不输理。只要有什么让我感到不舒服,我就要发泄一下,骂一下。很多人吃了亏,或者过于付出了什么,不敢表露不满,不敢去骂一下脏话,反而会不自觉地用各种方式去操控对方,变着法的让对方来补偿自己,这真是更恶毒的方式。

骂人是最光明磊落,也是最有用的。从心理学上来讲,骂人是一个发泄的方法,是把自己的不满发泄出来,这是缓解自责、抑郁很好的方法,也是缓解人际关系最好的方法。人与人之间有爱,人与人之间也总会有点厌恶。当我们回避对对方的厌恶,我们之间的关系总会隔着一点什么,甚至会变得尴尬,更不要说去爱对方。

只有两个互相有戒备的人,才总是会互相客气的说些好话。而当我们表达出厌恶的时候,互相骂两句发泄一下对对方的不满,我们反而能更自在的和对方相处,我们的关系也更亲密了。我们把横在我们之间的那个隔膜打开了,而没有用所谓的爱、道德来回避他们。

爱与讨厌互相并不矛盾,我感到爱时我表达爱;我感到讨厌时,我骂一句。一个这样的人是能接受对方身上有让自己爱慕的地方,同时,接受对方有让自己不满的地方,他们能够很自然的和其他人相处。而一个不够成熟的人,只能片面的看对方,要不就是完美的没有瑕疵,要不就是有点瑕疵这个人就全不好了。这种态度使他们不能很好地与人相处,要不就让自己低一头恭敬、奉承别人,要不就是让自己高一头去说叨别人。

那些总是讲理的人,就只能片面的看对方,要不就看到对方身上没有一点瑕疵,要不就看到对方因为一点瑕疵就全不好了。他们看事情的角度是固化的,不知变通的以至于他们能够那么坚持自己的理,把人耻笑。让被耻笑的人听到之后,感觉自己因为那点瑕疵真就是不好了,各种不好意思。他们用狭隘的眼光罩住我们,让我们入了圈套。

关于这些不讲理的人,我们也不需要知道他们更多了,我们也不用刻意去人群里找他们出来。只要我们警惕着,谁让我们感到不好意思,不舒服,我们就要小心。

有朋友说这篇文章也让自己有点不舒服了。

那要小心,是我让你不好意思了吗?

垃圾,那来骂我吧!

责任编辑:小二宝

健康.pn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