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

9.
“笑一笑?”
“笑不出来。”

这是《一声叹息》里,张国立饰演的梁亚洲和徐帆饰演的宋晓英在离婚时拍摄离婚证所需照片的情景。
当常征的脑袋出现在数码相机的显示器上的时候,摄像师也说:“笑一笑?”

常征说:“笑你妈X。”
摄影师是个大胡子,从摄像机后面探出半个身子,指着常征道:“你再说一遍!”

常征一见这阵仗也怂了,站起来就往外走。外边等着已经拍好照片的陈婷。陈婷看常征风风火火出来,从她身边经过,毫不羁留。就像是经过的一辆车或者一艘船。

陈婷眼看常征已经走到门口,说:“你干吗去?”
常征说:“回家。”

陈婷说:“你别逃避,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我公司那么忙,请个假容易吗。你以为都跟你似的,整天游手好闲。”
常征说:“我警告你,别说我游手好闲。我是自由撰稿人。”

陈婷低头小声嘀咕道:“哼,有什么区别。”等她抬起头,常征已经走到外面的阳光里。立秋后的下午,太阳还是很晒。陈婷有点后悔没穿一个长袖出来,也没穿丝袜,赶紧快走几步,躲进阴凉里,再去拿目光去找常征,他已经骑上那辆从网上买的二手山地车,绝尘而去。陈婷放开嗓子喊道:“常征,你给我回来!”

常征一个急刹车,他车座调得高,无奈他腿短,支撑不住,就两条腿夹着横梁,样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尴尬与无奈。常征脸上的表情跟他的身姿如出一辙,逆着光看见阴凉里气急败坏的陈婷,缓缓说道:“还能回得来吗?”

8.
有多久没有这样撕心裂肺的争吵,又有多久,不是因为做爱而紧紧拥抱在一起。

月亮越升越高,冷漠地观看着这两个互相指责的年轻人。它曾经见证过他们俩互相依偎在彼此怀中指着它信誓旦旦地说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之类的承诺,这样的话,它在周代就听见两个男人说过,后来他们携手上了战场,再也没有回来。

月亮不喜欢偷听,但架不住人们向它倾诉。于是它感到非常厌烦,这时候逃离着数以万计指着它发誓的情侣,来到常征和陈婷的窗檐下,迫不得已偷听到以下的对话。

陈婷说:“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常征说:“我怎么了,不就是有点梦想吗。我知道我现在挣的钱少,买不起车,但是我给你的,是我的所有。”

陈婷说:“你们到底多久了?”
常征说:“什么我们?什么多久了?”

陈婷说:“还他妈装,我都知道了。”
常征说:“你神经病吧。”

陈婷说:“我就想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好上的?”
常征说:“你到底在说什么?今天这事我不找你麻烦,你倒跟我耍起无赖?”

陈婷说:“我清清白白,对得起你。你呢,做这种事,你对得起我吗?”
常征说:“我真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陈婷说:“好吧,你不是说你今天在家呆了一天吗,那这两张电影票是怎么回事?”
常征说:“这,我是出去了,可不就是看了一场电影吗?”

陈婷说:“还骗我,那这个呢?”
陈婷把手机扔到常征面前,常征欲哭无泪。

陈婷说:“我们离婚吧。”
常征说:“你说什么呢,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这是我今天刚认识的一个姑娘,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离婚两个字是随便说的吗,还是你早就想到这一步了?”

陈婷说:“今天晚上你睡客厅,明天一早搬出去。”
常征说:“我X,都什么跟什么啊。”
陈婷说:“我们怎么会这样呢?”

一个礼拜之后,陈婷找到在朋友家寄宿的常征,常征以为是陈婷服软,要来请他移驾回宫,谁知张嘴就说要去办离婚。临出门,陈婷接到一个电话,顾不上打扮,就匆匆走出门去,迫不及待要和常征离婚,走到街上才发现忘记穿丝袜。

7.
陈婷很少起夜,白天工作太累,晚上吃完饭就想睡觉,但今天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下午的事不能怪她,当然也不能怪自己的同事,那就只剩下常征一个人。只好怪他。怪他没度量,怪他没本事,怪他只知道埋首在自己所谓的梦想中而看不清现实的坎坷与荆棘,让她一个女人投身到诡谲险恶的职场。好不容易睡着,也睡不踏实,梦里的自己插了翅膀在海面上飞翔,她很累,但是没有落脚的支点。最后实在支撑不住,收起羽翼,一头栽进光滑的水面,沉溺,沉溺,向着无穷的黑暗沉溺。

猛地,陈婷从噩梦中惊醒,习惯性地往旁边一摸,却摸了一空。陈婷一下子惊醒,借着月光拿起床头的手机,给常征打电话。熟悉的铃声在静谧的夜里炸响,常征的手机就在书桌上,但是他人去了哪里?
该不会因为今天下午的事赌气离家出走吧,自己都解释清楚了,什么事都没有,常征不应该那么小家子气。

这时,常征的手机响了,进来一条微信。

当时已经是夜里凌晨两点多,这么晚谁会发信息,陈婷控制不住点开那条语音信息,一个甜美的女音瞬间扼住她的心。

睡了吗?我睡不着,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干这种事。我知道这么做不对,可我就是忍不住。谢谢你的陪伴。电影很好看,你也很好。有机会,我把我的故事讲给你听。

如果说女音本身只是扼住陈婷的心,那么这内容却爆炸了陈婷的肺。她从来不敢想象常征这样的男人也会有外遇。她忘了常征这样的男人也是男人,是男人就会有外遇。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男人一般色。不,是不一般的色。

陈婷发疯一样去翻常征的皮包,里面赫然躺着两张电影票的票根。等常征一嘴油光地回到家里,那两张票根会狠狠地摔在他的脸上。

6.
常征不敢说自己是个作家,顶多说自己是个文学爱好者。经历过几年写作生涯的他对文字有着比常人更敏感的嗅觉。老话说,气饱了。形容一个人生气至极会产生饱胀感,就不思茶饭。今天才算体验到气饱的感觉。自己本来是一腔热血,却被兜头泼了一头冷水。心烦意乱,连晚饭都没吃。当时不觉得饿,眯了一觉醒来,饥肠辘辘。

冰箱是空的。前天晚上坏了,还没来得及修。

常征只好去小区楼下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一桶泡面,一根香肠,一个面包,借便利店的热水泡了,坐在马路牙子上吸溜着吃。

已经过了两点。常征知道夜里两点阴气最重,什么孤魂野鬼最喜欢在这个时候都出来遛弯。想到这个,他打了一个寒颤。白天拥堵的马路此刻空空如也,间或有一两辆拉渣土的后八轮风驰电掣而过,搞出点动静,还有点人间气氛。

吃完之后,常征志得意满地站起来,准备回家。看见被路灯渲染在水泥路上的影子,想到张牙舞爪的小鬼。他再次打了个寒颤,小跑起来。

5.
从电影院出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常征告别女孩,打车回家。女孩挽留他:“能陪我一晚上吗,就一晚上。”

常征义正词严地说:“对不起,我有老婆。”
女孩说:“我们什么也不干,我连你的手都不碰了。”

常征说:“你知道年轻和成年的区别吗?那就是年轻可以自欺欺人。”
女孩说:“我在某某酒店某某房间。”

常征说:“不行,别胡闹。好好睡一晚,明天该干啥干啥去。我们这就各奔东西吧,你确定现在不要告诉我真相?”
女孩说:“想知道啊,晚上来找我。”

常征说:“现在一别,说不定就是永别,以后再也见不着联系不上。”
女孩说:“怎么会呢,还有它呢。”女孩晃晃手机。

回到家里,常征对自己今天的所为感到一些后悔,后悔自己不成熟。想到陈婷,又觉得不应该那么对她。她一个女人每天都出去奔波生活,他一个大男人却天天窝在家里。虽然说起来,他也赚着稿费,但是那些钱还完房贷连买包烟都不够,主要靠的还是陈婷。自己有时候不好意思,提出来出去打份工,晚上回来写作,两不耽误。陈婷却是为他着想,让他安心在家写作,她提到李安,还说指望常征能继莫言之后成为第二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

常征又从家里出来,骑上那辆二手山地,去市场买豆腐,准备回来做麻婆豆腐给陈婷吃。第一,犒劳一下陈婷;第二,安慰一下自己。刚骑到门口,就看见陈婷从一辆黑色的朗逸上下来,下来之后又俯身靠在开着的车窗跟里面的人有说有笑,一副依依惜别的样子。常征心想自己为了满足陈婷的口腹之欲去买豆腐,她倒好,跟别的男人在这里打情骂俏。一时,气不打一处来,骑行过去,大声喊道:“喂,干什么呢?”

陈婷吓了一跳,说:“没干什么。”又对车里的人说:“谢谢啦,你先走吧。”
常征说:“不能走,你得给我解释清楚怎么回事?”

陈婷说:“什么怎么回事,我同事开车顺路,送我回来怎么了,需要解释吗?”
常征说:“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一个顺路的同事。”

陈婷说:“常征,你不要无理取闹。”
当着陈婷同事的面,两个人就争吵起来。

回到家里,常征还在继续,“你以后别坐他的车了。”
陈婷说:“你以为我想坐啊,你有车吗?”

回到家里,陈婷看着空空荡荡的冰箱,本来平息的怒气又翻腾上来,说:“你今天没去超市采买吗?也没找人修冰箱?”
常征说:“我今天哪儿也没去。”

陈婷说:“你说你这么游手好闲的,还能干点正经事吗?整天就知道玩游戏。”
常征说:“我警告你,不要说我游手好闲,我有工作,我的工作是写作。玩游戏是我换换脑子,顺便了解一下其他世界的设定,并不是沉迷,而是钻研。这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

两个人就谁也不理谁,陈婷背对着常征躺在床上,常征坐在书桌前,翻着一本刘震云的《一地鸡毛》,觉得自己变成了书里的小林,或者说书里写的就是自己这点鸡毛蒜皮的事,也不觉得肚子饿,晚上的饭跟买豆腐之前的忏悔都消失都无影无踪。

4.
电影并不好看。看到一半常征就睡着了,然后被女孩掐着鼻子弄醒。

女孩见常征醒来,说:“大叔,在电影院睡觉打呼很不道德啊。”
常征转移话题,指着荧幕上的一个男人,说:“这家伙的阴谋还没人识破啊。”

女孩说:“你怎么知道他是反派?”
常征说:“这就是阅历。到了我这个年纪,什么都懂了。越小的谎话越好说,越大的谎话越难圆,电影,就是最大的谎话。”

女孩说:“我最烦有人说我小了。又不是我想小的,难道你没小过吗?”
常征开了一个不合时宜的玩笑,说:“我还真没小过。”

常征说完暗自捏了一把汗,心想怎么能开如此露骨的玩笑,幸亏女孩没有意会察觉。

女孩看着银幕,像是对电影里的人说:“怎么办,我可能爱上你了。”
常征正喝着可乐,噗的一口吐出来。

常征说:“你比我还能开玩笑啊。”
女孩说:“我没跟你开玩笑,如果你不相信,我们现在就去我住的酒店。”

常征说:“去酒店干什么?”
女孩说:“干啊。”

常征说:“你这个小女孩,成年了没有,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一点五讲四美三热爱都没有。还去酒店,还,那什么,老实交代,你到底想干什么?”
话一出口,又说:“你到底想要什么?”

女孩说:“我想要——报复这个社会。”
常征说:“拉倒吧,社会根本不知道你是谁,你知道社会吗?我看你的样子也就十六七岁,还在上高中吧,今天又不是周末。哦,我忘了,现在高中生也没有周末。那么你是翘课了。翘课去网吧,还跟陌生人吃饭看电影,你就不怕我是个坏人。”

女孩说:“你以为你是好人吗?”
常征故作生气状,扭头对着女孩说:“你——”

接下来的话便被女孩迎面对上来的嘴吃了下去。

常征立刻慌了,完全没有刚才的神灵活现,木讷地说:“胡闹。”
又说:“今天就不应该帮你打怪,把装备还给我。”

3.
常征说:“我不是图便宜,这家的拉面真的非常真诚。”常征就是图便宜,本来想请女孩吃火锅,无奈口袋里的现金连一百都没有,钱包里倒是装着信用卡,可是想到下个月还款时的窘迫,只好来到这家拉面馆。总不能让小姑娘破费,这是他的底线。

拉面馆挂着一个条幅,上面用楷书写着“真诚为您拉出每一碗面”。

一大一小两碗面,每个碗里一个卤蛋。常征开始大快朵颐自己面前的大碗,女孩却一动不动。常征说:“怎么,不喜欢吃?”
女孩说:“我就喜欢看男人狼吞虎咽的样子。”

常征说:“小心我把你的也吃掉。”
女孩说:“好啊,你把我也吃掉吧。”

常征说:“我说的是你的面条。”
女孩说:“我说的是我自己。”

常征说:“没大没小,真不明白你们现在这些小鲜肉是怎么想的。”
女孩说:“你们这些怪蜀黎想的不都是我们这些小鲜肉吗,怎么,你不想咬一口?”

女孩说着闭上眼睛把脸和嘴都伸过去,一副大无畏献身的模样。常征只好扎头吃面,不给自己产生任何想法的土壤。

一直到最后,女孩也没吃,常征看女孩的一身名牌,断定女孩的家境一定不错,最主要是气质,有些东西不是穿衣打扮就能突出或者遮掩的。她应该是没在这种小吃摊迁就过。常征一时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小气,结完账之后,偷偷数了数剩余的钱,跟女孩说:“要不,我请你看电影。”

然后用手机团购了两张电影票,剩那点钱买了可乐。

2.
昨天晚上没睡好。睡前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吵了一架,本来谁也没放在心上,但到了睡觉前,又因为这件事,陈婷唠叨了两句。常征晚上要写作,他只有在这个时候灵感最为迸发,陈婷的唠叨让他心烦意躁,本来呼之欲出的情节生生夭折。常征索性不写了,躺在床上连着无线看电影。
看着看着就此入睡。

第二天醒来,常征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没想到陈婷开始因为这件事又做文章,责备两个人争吵之后常征不知道安慰她,就知道看电影。

常征说:“我安慰你你也得听啊。”
陈婷说:“听不听是我的事,安不安慰是你的事。我发现你越来越敷衍我。”

常征说:“我没有。”
陈婷说:“都那样了还说没有。昨天晚上我在那哭,你递给我一张纸巾了吗?”

常征说:“我不知道你哭啊。”
陈婷说:“看,你都不知道我哭。”

常征说:“我X,都是成年人,别这么幼稚行吗?”
陈婷摔门而出,她是去工作了。常征也很想摔门而出,但是他没有工作。

常征的工作就是写作,但今天他什么也写不出来,联上网玩游戏,卡得不行。终于制造出一个正点的出门理由,常征来到网吧。

常征在一个小女孩旁边坐下,看了女孩显示器一眼,说:“你也玩这个游戏啊。”

1.
陈婷说想吃麻婆豆腐。

常征心血来潮,想要自己给她做一次,去市场上买了豆腐,放在冰箱里,等陈婷回家拿出来的时候发现豆腐馊了。

陈婷以为买回来如此,非叫上常征一起去找卖豆腐的说理,结果理没说成,闹一肚子气,回来才发现是自己冰箱坏了,陈婷肚子里的气更没地出,于是埋怨常征:“你说你也是的,没事买什么豆腐啊。”

10.
从照相馆出来,常征骑着车子漫无目的地在城市的道路上骑行。鬼使神差一般,竟然来到女孩下榻的某
某酒店,他通过酒店不俗的装潢,更加断定女孩的家境非凡。

“上去坐坐?”
常征一扭头,看见女孩正吃着一个甜筒。
常征进屋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并不是标间,而是豪华的套房。

女孩说:“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才几天不见,就胡子拉碴了。怎么,你媳妇把你赶出来了?”
常征说:“你怎么知道?”

女孩说:“我开玩笑的。”
常征把故事的经过跟女孩说了,女孩说:“不会吧,因为我离婚?那你多冤枉多无辜啊。你确定不需要我去跟你老婆解释吗?”

常征说:“如果她肯听解释,也不至于造成今天的局面。先缓缓吧。”
女孩说:“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还去朋友那住吗?”

常征说:“这个朋友说他丈母娘要来,我正琢磨住的地儿呢。”
女孩说:“要不,你住这儿吧。”

常征说:“我可住不起。”
女孩说:“我把这里租了一个月。事情是因为我而起的,我这么做也算是对你的补偿。”说着把房卡塞进常征手里。

常征说:“我看还是算了,正说不清,让人知道我们住在一个屋里我就永世不得翻身了。”
女孩说:“想什么呢,谁说要跟你住一个屋。我要回家了。”

常征说:“不是,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他着实被这个女孩搞糊涂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怎么想的,不是他这个三十岁的人能够想的。
女孩说:“没什么,我就是一离家出走的戏,气气我爸,他非要送我出国。”

常征说:“这好事啊,我倒是想摊上一个非送我出国的爸爸呢。”
女孩说:“那你舍得你的妻子吗?”

常征想说当然,却发现即使是一句气话和玩笑,也难以说出口。

又过了一个礼拜,陈婷约常征见面,说要谈谈。常征知道,陈婷回心转意了。说实话,这一个礼拜,虽然身在豪华的套房,但他的心无时无刻不想着那个紧凑的二居室。

两个人来到一家饭店,谈的过程很顺利,两个人争先恐后做了深刻的检讨和自我检讨,互相保证下不为例绝不再犯。两个人都解释了自己被对方误会的那段莫须有,彼此声称只爱对方一个人,绝对没做过任何出轨的事情,连念头都不曾冒头。末了,常征嘱咐陈婷再也不要提离婚这样的气话,太伤人。陈婷说再也不说了,月亮代表我的心,要白首到老永不分离。

吃完饭,常征张罗去结账,陈婷说,你身上还有钱吗。常征说我还有信用卡啊。他急着表诚意。常征走后,放在饭桌上的手机叮的响了一声,陈婷下意识划开解锁键,看见是之前那个女孩发来的一张图片,是常征低头吃面的照片,紧接着进来一条语音。陈婷放在耳边,点开:

大叔,我要去英国了,再也不回来了。正如你所说,我们上次一别,竟成了永别。Ps,你吃面的样子好可爱!

不知情的常征回来之后想故作浪漫揽住陈婷的腰身,被她一把打开。

常征说:“怎么了?”
陈婷说:“离婚!”


王元,青年科幻作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