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性的攻击,只有在爱中得以平息

文:吴晓芬 心理咨询师

我被邀请回答一个问题:作为一名咨询师,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遇到最困难的关卡是什么,是如何克服的?

我想回答这个问题。可能会对于一些经验不足的咨询师或有所助益。也会间接地,对于一些来访者有所助益(不论是选择适合自己的咨询师或是对于了解自己的情况)。因而我愿意来做这个分享。

作为一名从业已经有七年整的心理咨询师,对我来说,最困难的关卡是:

1. 边缘人格障碍的来访者的负移情:对咨询师的攻击和威胁。

曾经让我深深感到受挫无措及体验最强烈的负移情来自于患有边缘人格障碍的来访者。

正常来说,面对这样的来访者,咨询师一开始会体验到正移情:来访者会把咨询师投射为内心深处深深渴求的"好父母"(理想父母)。他们不被满足的内在孩子会渴求被无条件的爱与接纳。因而会开始对咨询师进行一些索求(无意识地,包括超出咨询设置的索求)。如此进一步发展的情况就是个体的"负移情"咨询师被来访者投射为"坏父母"(不能满足他给予他所需的足够好的父母,往往是来访者曾经对于自己现实中父母的感受),因而,开始产生对咨询师的不满,怨恨,攻击。咨询师这个时候会产生一种强烈的体验:自己就是那个"糟糕的父母",面对一个对自己愤怒和怨恨甚至是攻击的孩子,最开始的时候是很困惑而手足无措的。


我第一次体验到的时候,很困惑,我认为自己已经付出了特别特别多,对这位来访者,甚至会感觉自己已经是特殊地对待了。但是为什么对方依然是对我有着强烈的不满和愤怒。我在一般的心理疾病的个案中没有遇到这种情况,然后我研究了相关的人格障碍的描述之后,发现来访者的情况附合了"边缘人格障碍"的描述。严重的抑郁困扰,被自杀的意念威胁,同时极度地恐惧被抛弃。包括在咨询中一系列的"投射性认同"和我对对方的"内射性认同",来访者会无意识地对咨询师索取种种,无意识地咨询师会觉得自己应该去满足对方。来访者会渴求咨询师扮演一个他设定的角色。而咨询师会感觉到自己就像被硬套进某个角色中,必须要按对方的要求去扮演那个角色才可以。否则就会体验到来访者各种负面情绪的攻击。

那个时候,我有一种无措,被迫,困惑,委屈的感觉。如同于我倾尽全力去给予对方我所能给予的一切,对方依然会推开我,然后告诉我,他()很失望,很不满,很孤独,不被理解和看到。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正处于一种对方的内在投射中,我是那个"坏妈妈"。因而怎么做都是不对的,不够好的。

由于是边缘人格,内在极度不稳定,因而要让他固定治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但是如果真的要治疗有效果和成功,是需要固定长时间心理治疗的(一般至少要三年左右的长程治疗会达到明显的心理治疗的效果,在关系合适的情况下.面对人格障碍的心理咨询即是心理治疗)。因为每一次他根据自己的意愿结束咨询的时候,每一次他都会感受到是被咨询师抛弃。创伤的重现。

最初当事人自己并不知道自己是边缘人格,也没有在医院诊断和治疗过。只是曾经有过自杀经历(边缘人格患者多数在情绪极端时会有自伤或伤人冲动)。很容易被误解为抑郁症患者。其实并不是。

在我初接触的一位边缘人格来访者,他在单方结束咨询之后对我提出一些咨询以外的要求被我拒绝,然后他体验到对我莫大的愤怒怨恨,他对我发出要和我玉石俱焚意思的威胁。我思考良久,写了一封邮件给他。告诉他,不论他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愿意接受,但我不会泄露他的个人信息。暗示了:你可以伤害我,但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然后,他的愤怒仿佛被止息了。他没有再骚扰过我,也没有实施报复行为。

我意识到我体验到的其实就是当事人内心的感受。当事人如何对待我意味着他会如何对待自己,当体验到被抛弃时若不是对我攻击,那么即是对内在自我的攻击(因自我攻击而有自我毁灭的倾向或产生严重抑郁或自杀冲动)在这个层面上,我庆幸他是攻击我,意味着他站在内在自我的一边在保护自我,而非自我攻击(严重时是自杀行为或严重抑郁)

我最大的体验是:愤怒和怨恨以及毁灭性的攻击,只有在爱中得以平息。

他有可能会做到极端的事,因为他内在极为不稳定,四分五裂和弱小的自我令他在情绪出现时,理性和成人意识是缺席的。他曾有过自杀行为和想要伤害他人(内在的关系映现在外在关系上)的冲动欲望。他的创伤,需要在治疗所产生的抱持性的环境中重新体验到被接纳被爱,借着一个足够好的客体,借着精神分析去认识他的每一个自我,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地疗愈整合自我。

可惜的是,他一直不肯固定咨询(这是边缘人格本身的性质使然),以至于,最终还是脱落了。但他后来发邮件告诉我,他在我这里学到了一些东西,可以让他成长和帮助自己的东西。

一个人内在根源的创伤,常缘于早年体验到不被爱和被抛弃的内在小孩,治疗师人本主义式的爱,辅以精神分析和客体关系理论,移情焦点治疗,来访者可以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成长与治疗。这就是我后来针对边缘人格障碍患者的治疗方式。并且实际证明了它的有效性。

不论表现出来是愤怒怨恨的带着强烈攻击性的,或是被抑郁深深拖入的个体的内心的深处,是一个受伤的渴望被爱的小孩。

2. 面对抑郁发作时有着强烈的自杀欲望的来访者。

我曾在半夜接听电话,我的一位患有严重抑郁的来访者打给我的。那时我的内心其实是害怕的。我害怕他真的会自杀。生与死在那时只在一念之间,而他此时此刻已经被内在的恶魔占据,那个恶魔要拉着他去死。我在和那个恶魔进行一场拔河比赛。

我很害怕我稍微方式不对,就输给了那个恶魔。

我害怕万一他撑不过去,我该怎么面对他的父母,朋友,亲人,他们对我的控诉。我害怕失去他,因为我十分欣赏他。

同时,我也害怕对他提出要求,因为我认为他最最不需要的就是被要求什么。他一辈子都活在被要求当中,他内心强大的魔鬼其实就是那个完全强势控制欲的超我,他饱受此抑郁折磨,终极的自我否定的,正是这个对他有着要求和稍微做不到就严厉地否定自己的超我。我不愿意增加哪怕一丁点对他内心的负担。

因为我是一个人本主义的心理咨询师,罗杰斯曾在他的<当事人中心治疗>这样写道:"当死被允许,生或被选中。"就是一种全然接纳的态度。可是这个时候,我能允许他去自杀吗?

实话是不允许的。因而,我倾听,感受,分析,作为他的症状外的意识去提示他,拉着他。并不劝导,而是和他约定。在深深地去理解他的感受和感受背后的原因之余,和他进行约定,助他度过最危险和困难的时光。

在后来,我帮助自己去探索和面对这个恐惧。我发现自己害怕他自杀完全是出于内心的自私。因为我害怕自己无法承受那个结果。可是我内心深深地知道:他需要的是被我信任,信任他内在爱自己的本能,信任他会活下去,去相信和尊重他为自己做的每一个选择。只有在如此之后,他才会体验到一种真正的对他的接纳。

因而我写下:我深深地信任你爱自己的本能,我深信你会为自己的生命负责

当我做好了自己的内在工作之后。我面对他再一次又一次抑郁发作之后的坦然会成为他疗愈自我的一部分。他确实在我开始的恐惧感和焦虑感中产生对我的愧疚感。以这样的愧疚感去挽留自己的生命,那么体验到的一直都是"我在为了别人而活着"。这是一种多么沉重的枷锁。而这样的枷锁又会让内在的自我更抑郁更压抑更无法做自己。我深深地清楚,我要做的是帮助他一点点地解开内心多年的枷锁。我不需要做他的另一个要求他的"父母"

事实证明,当我全然地信任他的时候,即便再次面对这样的情况,我的内心是坦然的。这份对他的深深尊重和理解,坦然和信任会传递给他,让他面对抑郁的发作拥有更多的感觉被支持的力量。这也缘于我们之间建立起来足够的对彼此的信任。

我们一起工作的过程中,他一点点地打破内在的防御。看到内心深处从来不曾被自我接纳的那个自己。从而,开始体验到各种以前不被体验或很少被体验到的负面情绪:恐惧,悲伤。那颗被埋藏很深的心,渐渐被看到。

拥有人本主义理念的心理治疗师,以抱持性的环境,所有的心灵的创伤,皆会在体验到被无条件的接纳与爱中而疗愈。

我很感谢我的每一位来访者。他们给予了我很多,帮助我成长为一个更好的心理咨询师,治疗师。他们让我见证了他们生命中最脆弱的那个自己,最灰暗的那一页,也让我见证了生命本能的坚强和勇敢,面对内在弱小自我的勇气,同时那也是生命中最珍贵的,伤口的部分被看到和疗愈的时候,生命会绽放不一样的光彩。

感恩,和你们的遇见!


补充说明:

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之所以是一门艺术,是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是咨询师治疗师和来访者心灵共舞及碰撞的过程,然后咨询师的无意识所捕捉到的对方的一切所带来的"感觉"有时会带来当下是针对这个个体来说最有可能可以帮助到对方的一个应对方式.

心理咨询对于保密原则有规定,若涉及来访者自伤、自杀或有危害他人意图的情况下可以突破保密原则.上文的情况,一例是危及咨询师,一例是危及来访者本身安全.需要说明的是,我在当时的作出这样的应对处理方式基于我对于来访者本身具体情况的了解而作出的认为是对来访者来说最有利的应对处理方式.而不代表这个方式适用于其它这种情形的来访者.

上文中涉及对我进行威胁的来访者是因为他想象中认为可能会被我伤害而发出威胁,本非恶意,当然我也考虑了我可能会承担的任何后果.涉及重度抑郁发作有自杀倾向的这一位来访者本身在药物治疗中,他坚持着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但他拒绝住院,医生建议他住院被拒已让他签了风险同意书.他愿意也给我这样的一份免责声明书,但我当时认为,这份声明书对于心理治疗(从对来访者的角度是否有助益和对咨询关系来说)本身没有好处仅有坏处而拒绝,我愿意和他共同面对这个过程,也在内心作好了可能要面对的一切可能性的后果.他拒绝透露给我家庭住址和家人联系方式.但我也不愿意违背来访者本人的意愿在重度抑郁发作时做出违背他意愿的行为.这对我来说是很难的选择.对于一个咨询师来说是非常考验及需要承受其大的心理压力的.看起来我是在和他一起冒险,这个行为本身值得被分析,而我进行深入分析自我之后的结论是,我之所以没有拒接和转介这位来访者是因为他对我深层的信任,还有我对他深层的信任.弄清楚这一点之后,意味着我们已经度过了关于信任的最大危机也是整个咨询关系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们的咨询(心理治疗的工作)进入了下一个阶段.

必须说明的是有严重自杀倾向的抑郁症患者是必须接受药物治疗并且在稳定情况下进行心理辅导(心理治疗面对重度抑郁发作时基本上是无能为力的),但不排除特殊情况下的特殊处理.上文抑郁发作的来访者一直对自己的病情有充分的自我认识并且积极的治疗意向,每一位抑郁症患者的具体情况都有所不同因而不能一概而论和单一处理.面对重度抑郁症患者,咨询师需要有危机干预的知识背景和受训经验.心理咨询师在处理不当的情况下也有可能危及到来访者的生命或是带来二次伤害,这需要心理咨询师本身良好的职业素养及人本主义式的医者情怀(遇事皆多从对来访者有助益的角度来考量).


原题《当我面对来访者严重的负移情和抑郁发作时》


吴晓芬,又名默默,壹心理专栏作家,心理咨询师。QQ&微信:1501728029


责任编辑:赵蒙

延伸阅读>>>4招教你应对焦虑情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