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对你不温柔,你还是可以选择成长与自由

微信截图_20160330111836.png

文:夏滨丨壹心理专栏作者

·如果,希望的来信·

我家条件本来还好,不是很富裕,但可以说是小康,可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是我6岁的时候我爸出了意外摔断了退,后来我爸因养伤一直好几年没去工作,所以我们家一下子变得很穷了,再者,我家中间又出了意外,感觉没人帮我们,所以我家人都觉得那时因为没钱,别人瞧不起我们,一直被灌输现在自己认为的负能量。还有我是个残疾人,所以小时候有很多不愉快的经历,没有朋友,感觉别人都瞧不起我,所以小时候一直对自己发誓一定要报仇,长大后一定要让别人对自己刮目相看,要那些欺负我的人跟我下跪,可是现在看了许多心理学的书,还有随着成长,我知道了这样是不对的,过去的始终是过去了,未来是自己的,可是自己还是放不下,还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小时候被欺负的事实,一直很愤恨,但是现在这份愤恨已经影响到现在的生活了,一直处不好关系,没有朋友,不敢去爱,但是一直渴望被人爱,渴望有朋友,自我感觉真的很不好,一直让自己活的很累,很压抑,感觉自己身上有许多戾气,有时候感觉自己很低微,感觉自己都在糟蹋自己了,老师,我该怎么办,我不想一直这样下去,我该怎么才能去掉我身上的戾气呢?

·心理师夏滨的回信·

如果,希望:你好!

如果我可以,我真的想帮你向这个世界请求:请重新温柔地对待你一次。不过,我心里知道,我不可以,我也做不到。你所经历的一切苦难,你的残疾,你的家道中落,你父亲的意外,别人曾经对你的不屑和排斥,我都没有能力让它换一个面孔重新出现。于是,我就会想,你所有的这些不愉快的经历,它们可能会带给你些什么,除了痛苦和不堪,还会有些什么?

冷漠是残酷生存状态下自我保护的产物,愤怒也一样,它可以让我们在囿于困境的那些当下感觉不那么痛苦,它可以提醒我们自己还是现实地存在而不是麻木地消失,它可以让我们内心迸发出抗争的力量,努力地让自己变得强大。它或许给了你力量,长大后一定要让别人对自己刮目相看,它让你看了许多心理学的书去了解自我,可以看到你在尝试妥善地使用这份力量。那么,当你真正变得强大以后呢,是否愿意这份力量转化为新的希望而不是成为你的新的禁锢?

从事职业心理咨询的从业者都深有体会并深信,所有的「症状」和痛苦都有其价值,它自有其正向的意义,而当来访者通过心理咨询和自我觉察,去体会痛苦带给他的意义之时,不仅消减了痛苦带来的不良体验,同时还能找到新的成长力量。所以,我们咨询师之间也经常会开一个玩笑:如果想成为伟大的心理咨询师,就得像弗洛伊德一样得点心理疾病。这当然只是个玩笑,不过,这其实也是在诉说擅于从痛苦经历中寻找正向价值的人,通常会比沉溺于苦痛中不可自拔的人更容易活出精彩的人生。

如果人生真有意义,痛苦自应有其独有的意义。痛苦正如命运和死亡一样,是生命中无可抹煞的一部份。没有痛苦和死亡,人的生命就无法完整。一个人若能接受命运及其所附加的一切痛苦,并且肩负起自己的「十字架」,则即使处在最恶劣的环境中,照样有充分的机会去加深他生命的意义,使生命保有坚忍、尊贵与无私的特质。否则,在力图自保的残酷斗争中,他很可能因为忘却自己的人性尊严,以致变得与禽兽无异。险恶的处境,恰恰提供给他获得精神价值的机会;这机会,他可以把握,也可以放弃;但他的取舍,却能够决定他究竟配得上或配不上他所受的痛苦。

维克多·弗兰克(Viktor E. Frank)是一位奥地利犹太裔心理学家、精神官能学及精神分析学教授,以创作「意义治疗法」闻名于世。纳粹当政期间,弗兰克和家人一起被纳粹逮捕。他失去了儿子,父亲因饥饿死于波希米亚,母亲和兄弟被纳粹送进毒气室残酷地杀害,他朝思暮想的妻子死于集中营。唯有他一个人因为是医生,被认为还有用,才侥幸地幸免于难。在被囚于集中营期间,他忍受种种非人待遇而终获生还,因而对存在的痛苦、挫折,及现代人特有的焦虑与空虚感,特别关注。

弗兰克讲过一个在集中营里的经历:他与一群俘虏被迫跋涉到某地铺铁轨,其中一位俘虏提及不知道他们妻子的命运如何,这让他想到他自己新婚的妻子。那一瞬间他领悟到虽然他不知道他妻子的下落,但是她"存在"在他的心里。他发现「人类可以经由爱而得到救赎。一个在这世界上一无所有的人,仍有可能在冥想他所爱的人时尝到幸福的感觉,即使是极短暂的一刹那。」

很让人高兴地看到你已经发觉「现在这份愤恨已经影响到现在的生活了,一直处不好关系,没有朋友,不敢去爱,但是一直渴望被人爱,渴望有朋友,自我感觉真的很不好,一直让自己活的很累,很压抑……感觉自己都在糟蹋自己了」,你的这些话让我可以相信你其实已经走在蜕变的道路上的。拥有选择的自由和能力,本身就是自我的一种力量。而你曾经感受到的、现在身边的、你还愿意付出的那些爱,会让你得到摆脱禁锢的力量,哪怕是从一点点开始累积。

《肖克申的救赎》里描写到「希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而美好的事物永远不会消失。」无论是什么,都关不住希望,一切皆因希望而起,一切只要有了希望便变成可能。有了希望,肖申克监狱不过是一座形同虚设的牢笼;有了希望,一把小小的锤子便可以救赎生命,可以救赎自由;有了希望,主人翁安迪可以在救赎自己的过程中尽情地享受每一个小小的乐趣,并将这乐趣传播开来,将希望播种在每个人心里。希望是关不住的,锁不牢的,是有翅膀的鸟,是流动的空气,是息息尚存的呼吸,是永远无法遏制的,是任何黑暗都无法染指的。

弗兰克在《活出生命的意义》中强调:「在刺激与反应之间存着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我们有选择回应的权力,在我们的回应里发生着我们的成长和自由。」所以,比起让我去恳求这个世界重新来温柔地对待你一次,我更愿意希望鼓足勇气的你去温柔地对待世界,那恰恰是我们可以做出的自由的选择。

人所拥有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被剥夺,唯独人性最后的自由——也就是在任何境遇中选择一己态度和生活方式的自由——不能被剥夺。所以,维克多·弗兰克坚信:

「我真正害怕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

There is only one thing that I dread: not to beworthy of my sufferings.

文末图片1.png

作者简介:夏滨,喜欢琢磨的心理咨询师,微信公众号:psyxiabin。生活文艺范儿,工作专业范儿。蜗居杭州专心做咨询,认真做讲师。合作请联系本微信或发邮件:xlshudong@163.com

责任编辑:LSD

专栏下我的联系方式.jp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