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炼意志苦中苦,终于领悟抑郁症

13871101_xl.jpg

文:享~自由丨来自微信公众号“渡过”(ID:zhangjinzaibeijing)

中学时代,我一直是老师和同学心目中的好学生。成绩稳定在班级前15名,竞选优秀班干部都会入选。过生日时全班男生几乎都来参加,我感到很有面子。

没想到这个优越感在我高二期末考试时戛然而止。

初患抑郁症

那次考试,第一门考语文,我发挥得不错;第二门考数学时,突然觉得思维卡壳,该会的都不会了。一紧张情况更糟,数学只考了六十多分,最后委委屈屈上了一个不太理想的学校。

进入高三,一切都是全新的。新老师不再像以前那样器重我,上课不会叫我回答问题,曾经的优越感消失了。我决心更加努力地学习,来证明自己,找回曾经的辉煌。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还有两个星期将迎来高三第一次大考。关键时刻,我突然感冒发烧,不得不回家挂点滴。

那两天,我觉得腹部持续疼痛,害怕自己得了大病;越担心,腹部越疼。到了考试前一天,所有的焦虑感终于爆发了。好像有上千只蚂蚁、细菌在腐蚀着我的身体,感觉肌肉在萎缩,胸闷、堵,呼吸困难。

那天是周三,学校澡堂开放,我去洗了个澡,对着镜子照了照,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缩小了,离死快不远了吧?到下午最后一节课,实在支撑不下去了,就去找班主任求救。

班主任为我联系了学校的心理老师,她认真听了我的讲述,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只是安慰了几句。她说,如果觉得心里堵得慌,可以大声喊出来。

回家的路上,我试着想喊出来,但是路上人多,没敢;回到家我试着站在窗户口对外面呐喊,虽然喊了出来,但并没有感觉舒服很多。

第二天再找咨询老师,她很兴奋地对我说:我刚才在网上查了,你得的是抑郁症。没什么,抑郁症就像是我们平时感冒一样,别太担心。

听了她的话,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我还不会死,我还能活着,我还有救。

老师建议我去医院神经内科做一下检查,开点治疗抑郁的药,吃了就没事了。我很高兴,以为自己有救了。

我遵嘱去医院看病。在我的要求下,医生开了百忧解。但看了药品说明书上列着那么多副作用,我害怕了,没敢吃药,状况自然没有好转。

无力支撑,高考失利

那段时间,失眠是一大困扰。越是困,越是想睡,越睡不着,整夜整夜睁着眼睛。体力也很差,走路都很困难。后来我知道,当焦虑到一定程度时,植物神经就会紊乱,大脑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很多简单的事如走路、洗澡、上洗手间都无法完成。

就这样熬了三个月,12月底,高三第一次模拟考试,我依然希望能从这次考试中证明自己。但越这样想,就越紧张、焦虑,在考试的前一天中午,我实在坚持不住了,晚上跟爸爸商量了一下,第二天没去考试,不得已选择了休学。

那天晚上,爸爸妈妈接我回家。他们拿着行李走在前面,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跟在后面,感到失落极了。连走路这么简单的事都力不从心,我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我废了吗?看着旁边放学的学生,我恍若隔世。

就这样,又熬了几个月,高考来临了。无论如何,都得去试一试。我鼓起勇气走进考场,所幸没有发生意外,坚持考了下来。但几个月没有学习,成绩是不敢指望的。我不想复读,选了无锡一个专科学校,专业是汽车维修。对这个专业我毫无兴趣,不过总算是上大学了。

我意志薄弱吗?

直到上大学时,我对抑郁症仍一无所知,自我归因为心理素质太差。我自问:仅仅一次考试就把我打趴下了?怎样才能让自己变得坚强?

我暗下决心,要锻炼意志品质。开学第一个月是军训,正好符合我的想法,可以磨练自己的意志。军训时我非常努力,被评为“优秀个人”;食堂招勤杂工,我报了名,负责收拾餐桌。每天中午和晚上,下了课我就在那干四十多分钟。平时生活很节俭,除了买日常生活用品,很少花销。不是家境不好,而是希望通过勤俭节约来磨练自己的意志。

每天早晨起来,我都会去操场跑步,或者在宿舍楼爬楼梯,亦或在阳台前蹲几十分钟的马步。早饭通常就吃两个馒头,或者不吃,我认为饥饿也是锻炼自己意志的一种方式。

平时没事的时候,我还会去学校门口摆地摊,卖水果,卖手机挂件。不是为了挣钱,是为了克服虚荣心。后来我想到了一个更绝的方法:自己不是好面子吗?不是不能接受别人的否定吗?那就等操场上人多的时候,我去那里大喊大叫,让别人来嘲笑我。

于是,每天分成三次:早晨跑步的时候,我会去操场上喊嗓子;午饭后回宿舍的路上喊两嗓子;晚上下自习后再到操场喊几嗓子。每次喊完,路过的人都会回头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以为我是神经病。我自认为这可以锻炼意志治疗抑郁,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每次学校放长假,我都会坐火车回家,专门买k字开头的慢车,有时还买无座的,就是想通过吃苦来磨炼意志。

有一次,从徐州回无锡,因为是夜车,凌晨五点多就到了火车站。公交车得到六点多才有,我不坐出租车,就在车站广场上站军姿,蹲马步,希望通过这样的体能训练,直面外界的质疑,来锻炼自己。

我还想一个人到荒郊野外过夜,有一次真的翻过学校的栏杆,闯进学校的后山,一直往上爬。我一边爬,一边大喊着,给自己壮胆,就这样从树丛中攀上了山顶,一直到后半夜才摸着下山回到学校。

就这样,凡是觉得能够提高意志毅力的方法,我都尝试过。

可是,坚持了四个多月,我发现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并没有提高多少,绝望感、焦虑感并没有减退。我开始对这个方法失去信心了。

期末考试的时候,抑郁、焦虑再一次爆发。深深的绝望感向我袭来,我不甘心,觉得是训练强度还不够,于是每天晚都会徒步二十多公里。

那段日子我像疯了一样。吃完晚饭,我就背着书包开始了徒步训练。有一天,心里特别难受,就打算绕东蠡湖走一圈。走着走着,发现不太对劲,周围的环境很陌生,而且旁边已经看不到湖面了。越往前走越感觉不对劲,我发觉自己迷路了。

那时已是午夜十二点了,我已经走了整整5个小时,精疲力尽,绝望感又向我袭来。我身上没带钱,没法打车回去,而且这儿很偏,根本见不到出租车。向路人打听,知道这里是太湖新区,离学校有十几公里,走回学校肯定是不行的。这时候,我的室友给我发了一条短信,问我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我告诉他我迷路了,他让我走到繁华一点的路段找辆出租车,他在学校门口等我,这才获救。

寒假回到家,我继续这种疯狂的模式,每晚都会到小区花园里步行一个多小时,每天骑着自行车到市区找兼职做。

那时,我还把做兼职作为训练心理素质的办法。我去酒店做服务员,端盘子,一个人负责五桌。那里的盘子非常大、厚重,经常五盘菜一起端,确实是对体能和力量的考验。散席后,还要把桌上的餐具饭菜端给洗碗工,统统干完,常常累得衣服都湿透了。

吃了很多苦,但我的病情依然没有起色。我向父母提出去参军,认为只有参军,才能磨炼自己的意志。硬是被父母拦了下来。

军训,食堂当小工,校外摆地摊,在饭店做兼职,在人多的地方呐喊,饥饿训练,体能训练,野外求生……各种锻炼意志、提高心理素质的办法都失败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该相信谁。迷茫,空虚……

磨炼意志应以科学的方式

七年多过去了,再回过头来看,我对抑郁症又有了新的认识。

刚开始,我以为导致自己抑郁焦虑的原因是心理承受能力差。自我训练心理素质两年多,并没有见到成效。

后来从心理书籍渐渐得知,抑郁症的心理成因主要是追求完美;因为过于追求完美,更害怕失败。这两者是因果关系,不是并列关系。从此我走上了放下完美主义的道路。

心理素质好坏和抑郁症到底有没有关系?有多大的关系?我觉得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像一些60后、70后,他们从小生活条件比较艰苦,较早培养起独立生活、应对挫折的能力;而80、90后的孩子,大多是独生子女,从小娇生惯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往往使他们很自我,缺乏人际沟通的能力。孤独感使他们的负面情绪得不到释放。

这一部人需要进行挫折教育。所谓挫折教育是指孩子面对困难情境时,训练自己解决问题;或者面对某些难以解决的问题,培养承受挫折的能力。

通过我的经历、学习和思考,我认识到,磨炼意志、挫折教育应该以科学的方式,选择合适的抑郁症人群实施,才有可能收到成效。

e5d0795889effabf37687bad813b3a5b.png

————The End————

作者简介:渡过(ID:zhangjinzaibeijing)

由张进发起的精神健康公号

这是由《渡过——抑郁症治愈笔记》作者张进发起的精神健康公号,旨在科普知识,记录案例,联合患者、家属,以及医生、心理咨询师等专业人士,共同打造精神疾病患者互助康复社区。真实原创,知行合一,自渡渡人。

ceb065a4d03ff4529e3526334e94420c.png

题图来源:123RF

责任编辑:Yusu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