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昨天的伤痛侵蚀今天的你|后真相时代的幸福秘诀

undefined

文:Helen Yan丨壹心理创作者

这是我接待的第n个抱怨过去的案例,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对自己的未来一片迷茫。

他把这一切归因于父母早年如何不当的教育,父母至今吵架,不让他省心。

而我并没有看到他描述的那个过去的现实,我看到的只是他现在一直不开心的这个状态。

因为闷闷不乐,他无法投入地工作,也无法得到异性的欣赏,而这都是源于在他成年后的十多年时间里,他依然一直“选择”活在父母的阴影之下。

他把不愉快的过去在脑海中无数次地重播,重播,并发展出崭新的脚本和逻辑,继续侵蚀掉每一个今天。

过去的经历与现在的自己之间,真的有如此强烈的因果关系吗?

我想说,是时候换一种活法了,别让昨天的伤痛继续侵蚀今天的你。

是时候,活出后真相时代的积极人生了。

- 01 – 

什么是后真相时代?

undefined

“后真相”,原本是由政界和传媒界引发的一个词,用于说明如今在信息传播中情绪和观点比真相还要真实、还要重要的情况。

 

2016年,《牛津英语词典》将“后真相”(post-truth)作为年度词汇,揭示世界进入了后真相时代。知名自媒体罗辑思维曾做出一个精辟的总结:

 

“过去,我们相信认知源于事实;现在,认知本身就是事实”。

 

而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词的时候,我立刻给它赋予了心理学的解读。

 

其实,后真相时代应该是心理学的时代,而且它具有绝对的疗愈力——如果你能理解它背后的心理学,你就有望抚平过去所有的创伤。

 

已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的心理不只是反应真相,而是能够创造出新的真相——大概这也是另一种“相”由心生吧!

 

最初引发我对这一问题思考的,是我生命中的两位老人家。

 

一位是我的教授,美国积极心理学福流之父契克森米哈伊博士,另一位是我的外公,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老人。

 

他们俩看似是没有任何交集的,但是他们有两个共同点:第一,年纪相仿,都是八十多岁;第二,都亲历过二战的战火。

 

米哈伊教授童年时在欧洲,在二战中失去了自己的哥哥、祖父母等亲戚,他后来辗转到美国,下飞机时身上只有1.25美金;我的外公年幼时随家人躲避日军扫荡,从安徽一路逃难到湖南,颠沛流离,姐姐走失再无音讯,等多年后回到家乡,房子、家当已经一无所有。

 

但是两位老人后来的命运却截然不同。

- 02 – 

我的外公与福流之父

undefined

米哈伊教授开始满怀好奇地追问幸福,寻求人生的价值,于是他开创了积极心理学,而用他的福流(又名“心流”)理论指引出一条现实的幸福之路。如今,他83岁了,还依然在教学,在写书,在福流中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

 

而我的外公现在退休在家,体弱多病,忧郁而悲伤。曾是海军军官的他退休后享受优越的待遇,但他并不快乐。

 

每每我去看外公,他都会讲起过去的故事。

 

他说,看到新闻里的叙利亚难民、恐怖袭击、中东战争,他都会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流浪生活,想起在逃难途中看到的那些被炮弹炸掉了手或腿、痛苦嚎叫的士兵,还有一堆支离破碎的尸体……

 

睡觉时,那些新闻里的画面和童年经历的场景混在一起,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让他无法安然入睡。

 

我非常同情外公,同时也为他而惋惜和感慨。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有多少新的变化正在发生,国家的兴旺发达,生活的日新月异,晚年生活的祥和安宁,子孙的承欢膝下,那段战争岁月已经过去六十余载,他仍然还“选择”活在那个阴影之下。

 

大概是他把这种忧郁和悲伤的心态传承给了我的母亲,继而也让我在成长过程中受到了某种历练,于是我也开始满怀好奇地去追问幸福,最终走进了积极心理学,这是一个多么微妙的缘分!

 

战争带来的创伤的阴影穿透整整三代,来到我的身上,直到我这里才真正开始散去。真正驱散它的,是心灵的积极力量。而如果向上再追问,又是什么制造了战争?是病态的人心啊!因此,也唯有重建心灵的积极力量,才能根除所有的悲剧。

 

如果说前半生,是战争的真相在塑造两位老人的内心世界,那么后半生,则是他们各自的内心世界创造出了截然不同的命运真相。

 

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命运,还有这个世界因他们而得到的命运,包括我的命运。

- 03 – 

对于自我意识的掌控,决定你的生活质量

undefined

米哈伊教授的故事,就是后真相时代的一个真实写照。

 

毕竟,他研究过幸福,了解人的积极心理的巨大力量,也一定是在此过程中,他学会运用这些力量来改变自己的人生。

 

米哈伊教授有关福流的所有研究和思考,都最终指向一个结论,这也是他反复提及的幸福的秘密:“对于自我意识的掌控,决定了生活的质量。”

 

他通常会从远古时代或是从宇宙开始引入这个话题:混乱是宇宙的常态,宇宙从来都不是为了眷顾人类而存在的,所以从我们的祖先开始,人生就多灾多难,危险和伤害无处不在,远古时代的饥饿、疾病和猛兽,直至当今时代的核武器、贫困和环境问题……

 

我们的基因里早已深埋下恐惧的种子。

 

那幸福是什么?

 

幸福就源自你从内心创造现实的能力,你必须得掌控点什么,而你真正可以掌控的,不是他人,不是环境,而是你的内心。

 

无论是自我价值感还是愉悦感,最终都直接取决于你的头脑如何过滤和解读日常体验,让它是有利于生存的,是有意义的。

 

大量研究都证实,乐观心态和积极情绪对于人类幸福至关重要。乐观的思维模式被组织行为学家视为一种心理资本,能够带来实实在在的绩效提升。

 

尽管我们强调要保持现实的乐观,不能是妄想的乐观,但是乐观,本身就意味着多少你要有点不现实的精神,心理学家把它称作一种积极的“偏见”——

 

大部分健康、幸福的人,都具有这种“偏见”,它不够现实,却是有益的,是自然选择出来的人类的天性;反之,太过看透现实、完全没有这种积极“偏见”的人,反而有着焦虑、抑郁等心理问题。

 

而积极情绪更不用说,它是主观幸福感当中的重要指标。

 

根据积极心理学家Barbara Fredrickson的拓展与构建理论,积极情绪可以开阔你的视野,帮助你发现和构建新的资源,激发出建设性的灵感和行动力。

 

而且积极情绪与消极情绪在日常生活中的比例要至少达到三比一,你才会是健康和幸福的。

- 04 – 

像新生的婴儿一样,开始新的生活

undefined

积极心理学没有告诉你人生是乐观的,它只是告诉你,为了过好这一生,你必须学会乐观。它也没有告诉你人生是快乐的,它只是告诉你,为了活出最有价值的人生,你必须变成快乐的。

 

积极、阳光的心态具有一种能量,某种意义上,它是我们最不缺少的、可持续、可再生的清洁能源。

 

这让我想到一些极致活出了这种内心积极力量的伟大人物。

 

譬如我们明代心学创始人阳明先生,一生历尽苦难,弥留之际在一艘破船上却留下一句“此心光明,夫复何求”。

 

南非种族运动领袖曼德拉,曾遭受不公正的审判身陷囹圄27年,但在出狱的时候,他说了这样的话:“当我走出监狱迈向自由大门之时,我就清楚,我若不能把痛苦和仇恨留在身后,那么其实我人还在狱中。”

 

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故事向我们讲述了后真相时代积极人生的活法。而他们对后世的深远影响、创造出的美好现实有目共睹。

 

我之前写过一些文章,无非是想从情绪、专注力等一些侧面让你看到,我们是多么轻易就会受到外界的操纵,做不了自己心灵的主人,并教给你一些重拾掌控自我能力的办法。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我过去的文章:《专注力,可能是这个时代最稀缺的资源》《几乎所有焦虑都源于这一个小问题》

 

现在回看它们,加以提炼整合,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得如此通透,如此明白。

 

这就是为什么焦点治疗技术会比回忆童年的精神分析技术在功效上更胜一筹。

 

它引领你跳出过去的束缚,去聚焦积极面,发现新的现实——不论是自己身上的优势,还是外界带来的馈赠,不论是过去和现在发生的好事,还是期待中理想未来的样子……

 

这也就是为什么强调正念和接受的技术也掀起了新的认知革命。

 

因为它让你不再在过去的沼泽地里越挣扎越深陷,

而是把疯狂的头脑平静下来,

让过去重播的影像淡出,

开放地觉知当下,

象新生的婴儿一样开始新的生活。

- 05 – 

如何把过去归零,恢复出厂设置?

undefined

如果说矫正信念、聚焦积极面的认知疗法是给你的系统打上了安全补丁,修补了致命的程序bug,那么提升觉知与接纳的正念技术就是“恢复出厂设置”,让你真正把过去归零,从记忆的风暴“遁入”当下的安全地带。

 

这里,你终于可以安装新的程序,建立更积极的价值观和信念,并采取相应的行动。所有这些技术,都是在试图做一件事——让你重获一种内在的掌控力,得以创造新的现实。

 

为此,你需要对自己做出一些不需要理由的无条件承诺,它们是不可撼动的重要承诺:

 

(1)我承诺自己,我会原谅过去的一切

我会原谅过去的一切,包括原谅我自己。原谅,不为任何其他人,只为这是救赎自己的唯一途径,给自己从过去的伤痛中松绑,获得一次重设人生的机会。

 

(2)我承诺自己,我会驾驭自己的头脑

我不是我的头脑,而是有着一颗头脑的我,我要用觉知和行动去塑造它,而不是被它的疯狂和偏执左右。

 

(3)我承诺自己,我会快乐起来

我会用新的信念和行动去创造快乐,用美德和习惯去守护快乐;唯有感到快乐,我才能平静安宁,专注投入,才能采取行动,施展灵感与才华。

 

(4)我承诺自己,我会无条件地爱自己

无条件爱自己的方式,就是不再让昨天的伤痛有任何机会可以侵蚀今天的自己,乃至未来的自己,用积极的现实去滋养自己,用良好的信念和情绪为自己添注能量。

 

21世纪,幸福变成一种不可置疑的刚需,而后真相时代的积极人生就是一种你可以采取的生存策略。

 

时代的发展倒逼我们必须发展出新的内在力量,能够即刻而持久地化解悲观和忧愁,在过去的伤痛与当下的生活之间竖起一个保护的屏障。

 

不论晴天雨天,愿你都能在心中自带一份阳光。

作者简介:Helen Yan,壹心理创作者,心理学&英语双硕士、留美博士;中国积极心理学及福流应用领头人;师从福流之父契克森米哈伊教授。
责任编辑:Spencerundefine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