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冷淡了?不,你遭受的可能就是虐待

undefined

文:夏滨|壹心理专栏作家责任编辑:Spencer 蘩

此生未曾经历所谓冷暴力的幸运儿可能会问,什么样的人会受到精神虐待?这是一种天生的、特殊的「受害者体质」吗?

答案是:否。

undefined

- 01 -

阿兰接受心理辅导有一段时间了,原因是她和男友关系似乎变得不那么亲密了。

男友对她已经“反常”很长一段时间了,两个人就在同一座城市,可是已经两个月没见了,她男友也不主动提出约会,电话、短信、微信回的越来越少,发信息过去询问怎么回事,男友要么顾左右而言它,要么就完全不理会,事后会说公司的会议太忙了。这种状况让阿兰不知道怎么应付,也不清楚她应该如何理解她的男友。

每次阿兰总是要说很多很多关于她和男友的往事,现在却让她觉得生活突然失去了重心,总有点恍惚,无处慰藉,可是又不知道如何跟男友进行沟通和交流。

很多女孩子在面对这样的恋人反应时,多半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对的事,以至于男朋友对她变得冷淡起来,因此很想弄清楚男人在这样时候想些什么,希望好对症下药挽救困局。可是,事实上她们正在遭受的并非冷淡,而是冷暴力——一种精神虐待。

类似情况有一个难以言说的共同元素:即受虐者虽然知道自己很痛苦,却实在想不出自己遭受过什么暴力与虐待,有时他们很疑惑“是不是像别人说的,是我想的太多?”因此,即使他们敢于抱怨自身遭遇,也常常会感觉无法说清楚,于是总是容易被人误解。

法国著名的精神分析师、心理治疗师玛丽-弗朗斯·伊里戈扬博士在《冷暴力》一书中,将之称为“隐而不现却真实存在的暴力”。

- 02 -

undefined

好关系优于坏关系,坏关系强过没关系。

这个是精神分析里对于婴孩之于父母之间联接的描述,它说的是即使是被父母不正确对待的孩子,也要比被父母冷漠对待、视而不见的孩子要好许多。人类本身就是一种依恋型生物,对于依恋的需要比任何生物都要高,所以我们对于亲密关系,最难以忍受的就是被冷对待、甚至没对待。

情侣间、夫妻间的吵吵架其实是很正常的,大多的模式可能是两个人吵架之后互不理睬,然后有一方示弱道歉然后开始雨后天晴。

可是有一种冷暴力,会让两个人的关系跌到冰点,关系中的一方会不再像过去一样和你对话,对于你担忧的事件一律表示「没问题呀」、「你想多了」,甚至会漠视你的存在,或者从你的视线里隐匿,你会感觉对方像一团棉花,你有怨气也无处下手,就如一拳打在空气里。你唯一能做的好像就剩下自怨自艾,手足无措。

《冷暴力》中提到,不肯为关系失败、婚姻失败负责任,往往是触发这类精神虐待的原因。一个不肯承担甚至面对关系失败的人,当爱意不再时,会要对方负起责任,因为对方「犯了莫须有的罪」,虽然施虐者的行为举止中早已没有爱,口头上却往往不承认。

- 03 -

undefined

这种冷暴力的危害有多大?

网易做过一个匿名网络调查,调查内容是分手女性中曾经遭遇过冷暴力分手的情况,结果有超过85%的姑娘们经历过一周以上的冷暴力,最多的是一个月左右,达到35.1%。令人惊讶的是,竟然还有超过五分之一(21.4%)的姑娘经历过半年以上的“冷暴力”!傻姑娘们,怎么能让对方折磨你这么久呢?为什么不早点离开他!

容易吗?说实话,并不容易。

有些女孩是这样解释这个疑问的:“那段时间我一直抱着幻想,因为想不出来我们之间的问题出在哪儿,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最关键的是自己还对他有感情,一直不愿意分手。”“他对我冷淡,一开始还会闹一闹,他总是敷衍我,慢慢的就觉得心冷了,这样下去没有意义。可我就是想弄个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他就是不说,我实在没有办法。”

你看,深陷其中的人往往是比较柔弱,习惯自我指向,属于自我攻击型的往往会将问题全部归因于自己,所以他们容易陷入寻求「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只有找到为什么,才能解释自己的错误,也才有改正自己的机会,可惜,错误有时候并不来源于自己。

我们以往的许多心理学分析会认为某些人受虐是因为原本就有那种倾向,不是天生懦弱就是性格有缺陷,他们只是和施虐者匹配。

而《冷暴力》的作者伊里戈扬是一位被害人学研究者,被害人学(Victimology)是运用生物学、心理学、社会学等学科的理论、办法研究犯罪被害人及其与犯罪行为的关系,探求被害预防的科学,根据自己的实证研究和大量咨询案例分析后,坚定地站在遭到虐待的受虐者一边,她认为事实正好相反,受虐者通常是由于拥有正面特质,因施虐者想要据为己有老被选中。他们并非天生就是施虐者的菜。

undefined

- 04 -

施虐者攻击伴侣的重点,往往是对方的罪恶感和和缺乏自信。

而为了牢牢地掌控受虐者,施虐者需要一种能够制造沟通假象的程序——单向沟通,它的目的不是维持关系,反而是为了保持距离,阻止双方做有意义的交流。暴力不一定是用语言的,经过粉饰隐藏以后,仍可通过非语言形式或者暗示传达,弱化受虐者直到无能状态。

《冷暴力》提出了精神虐待关系中的沟通形式有以下几类,而且这些沟通形式不仅仅存在于分手状态的伴侣间,也存在于其他婚姻状态或伴侣关系中:

A. 拒绝直接沟通

由于某一方根本不肯讨论某事,所以直接沟通从来没法存在。

施虐者面对直接提问只会回避,用一言不发让你以为那就意味着修养和智慧。他总是耸肩或叹息,以退为进,让你忍不住自问:“我到底哪里得罪他了?他为什么讨厌我?”因为他什么也没说,所以任何事都可能是他不满的原因。

B. 拒不承认问题

拒不承认两人之间有问题,而且不愿意沟通,也不愿意共同寻求解决之道。

如果打开天窗说亮话,倾听彼此的感受,冲突就有可能得以讨论,或许还找到解决方案。可惜在虐待式沟通中,最要紧的不是对话,而是防止受虐者真正的思考、理解和反应,受虐者的发言权被剥夺,他想说的事实和内心,施虐者不感兴趣也不会听。

C. 伺机言语歪曲

施虐者与受虐者交谈时,会使用冷漠、单调的语气,那是不带感情的声音,并以看似最无辜的言论留下藐视嘲笑的痕迹。

言语内容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中隐含的胁迫。比如即使在激烈交锋时,他们也绝不会提高音量,反而是将对方逼入焦躁不安的状态时,突然发难:“你看看,唯一肯定的是,你只会大…喊…大…叫…歇…斯…底…里”(平静地说完,然后走开,留下她一个人)。

D. 传递不完全的矛盾信息

施虐者不直接撒谎,而是先交错利用暗讽及非口头暗示来制造误会,之后再把误会转化为对自己有利的形势。

比如他们会用非直接的指控却暗含恶意:”现在的女性好可怕,只会一心扑在工作上,都不怎么做家务。“若伴侣抗议,正好落入他的陷阱:“我又不是在说你。天啊,你实在太敏感了!”

E. 运用讽刺、嘲笑、轻蔑的伎俩

轻蔑和嘲笑是做给外人看的——贬低讨厌的伴侣,看不起他/她的想法和作为,甚至延伸到对方的亲友圈,否定女性的性别是在两性关系的精神虐待中常见的手法。

嘲笑是一种轻松的行为方式,但是却能制造不愉快的气氛,并且把沟通导向虚伪、无诚意的层次。它可以是直接的“我跟你说,你不知道她……吧”,也可以是间接的“ 你没看见她……有多可笑呢“。

F.否定对方人格

施虐者常用的手段就是忽略对方的优点,并一再强调对方毫无价值,直到对方本人最后也相信这一点。

“你什么也做不好“,”要是没有我在身边,谁会理你“,”没有了我,你只要孤零零的“,自我意识脆弱、缺乏自信的人,听到这类贬抑的话,就容易将其吸收内化,以为那是事实,人格就会渐渐瓦解,以致让那种说法最后应验。

- 05 -

undefined

赢过施虐者或许难度不少,而且容易为了保护自己而诉诸与施虐者相同的手段,这与事无补。我们可以做的,就是从自身入手。

第一招:调整应对方式

首先,受虐者应该认清虐待过程,并明白自己为恋爱、婚姻、家庭的冲突负全部责任是不合理的,应该把罪恶感放在一边,冷静客观地分析问题。真正的容忍是以明确的界限为先决条件的,同时也需要检视及衡量其价值观。

第二招:坚决行动

改变过度委曲求全的姿势,受虐者的决心和行动可能会引来施虐者的反扑,所以不畏冲突,坚持行动很重要,直到打破恶性循环,把危机摊在众人面前,而不是私下里越拖越久。

第三招:心理对抗

为了从心理上对抗虐待行为,支持是不可或缺的。然而受虐者并非总能相信周围最亲近的亲朋好友,或者调停者的意见,因为最接近虐待行为的人很可能做不到保持中立。真正有价值的支持来自于懂得重点在于陪伴、愿意倾听、提供帮助、不做评判的人,这种人需要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会诚实面对自己。

《冷暴力》作为一本专业心理治疗者撰写的书,也详细而认真地介绍了心理咨询对于受虐者的专业帮助,它包括了:目标在于矫正病态症状和行为的认知行为治疗,依靠解离状态恢复心理创伤受虐者内心健康的催眠治疗,绕过个人症状、重点落在家庭成员的沟通和个性化的系统式家庭治疗,以及通过分析被压抑的童年本能冲突、改善并强化防御机制的精神分析治疗。

无论何时,别人能够夺走我们身体的控制,却不能夺走我们对自己内心的掌控。

重建自尊是我们每一个人必须自己面对和完成的工作,被尊重对待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拥有的权利,但前提依然是你足够尊重自己。


作者简介:夏滨,执业心理咨询师,壹心理入驻心理咨询师,心理学讲师,微信公众号:psyxiabin。undefine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