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不出的愤怒,有毒

文:周小宽|壹心理创作者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周小宽

今天,看到一个好朋友A的朋友圈,她说:

“昨晚听说很久之前认识的一个朋友,因为抑郁症走了。今早又看到这则新闻,我最喜欢的Linkin Park主唱查斯特也因为抑郁症离开了,他41,我37,从今天开始,我要把好好爱自己当做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去做。”


我的这位好朋友,几年前也得了抑郁症。


和我不在一个城市的A,彼此联络并不是很多。等我在去年见到她,和她面对面坐下聊天,她告诉我,她花了好长时间,才从那种糟糕的心境下走出来。

 

我可以体会到她的那种艰难。


A在内地一所学校做老师,家里的独生女,各方面条件都不错。


三十岁开始,没有男朋友的她开始感受到压力,这种压力日趋明显,她妈妈给她安排各种相亲,单位的各种年龄阶段的女性都对她议论纷纷,渐渐她觉得自己开始不对劲,曾经对自我价值感的肯定一点点消失。


“在我最糟糕的时间里,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我觉得爱情永远不会到来,我不孝,也没有魅力,我曾经为之努力的一切在一个男朋友面前都失去了意义。”

 

她不知道用什么当做她负面情绪的出口,她一向是个乖巧文静的孩子,只是内心又非常敏感,负面情绪累积得越来越多。


渐渐的,她无法入睡,早醒,怀疑人生的意义。

 1. “得抑郁症的都是好人” 


在心理学里面有一种说法,得抑郁症的都是好人。


这不是一个绝对的说法。它的意思是,因为一个人不懂得攻击别人,没有发泄负面情绪的渠道,因而“好人”会比其他人更容易将攻击转向自己


心理学中,关于人心理功能的防御方式有很多很多种,大部分人都是用防御来让自己感觉良好,但是“好人”运用的防御是,自我攻击和自毁


我无法给这类“好人”下个清晰的定义,实际上这类人,很可能并没有明显的标签,或者看上去,也是性格特点不同的。

但是,他们会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懂得如何发泄自己糟糕的情绪,不懂得如何处理自己的攻击性,

或者说,他们的潜意识模式在这种发泄、处理上是有欠缺的。

我以前读大学时的一位老师,就是一个看上去永远不会发火的男人,对人谦和。他妻子则完全不同,也是我们学院的老师,说话大声、脾气大,经常斥责学生。

记得有一次,我在学校附近水果摊撞见这对老师和卖水果的摊主争执,似乎是他们买回去的水果烂了,他妻子破口大骂老板要求退换,而我的老师站在一边,想扯开妻子又犹豫不决,似乎想跟老板理论又被妻子一只手推开,我至今记得他当时的身影和表情——孤独、落寞。

妻子当街和小贩的争吵扯下了他想要保全的颜面,而他却无力表达一句指责和对这一切状况的愤怒。

我不知道那一刻这位从来与世无争的谦和的男老师有没有看见我。

但我知道,在我毕业的第三年,他从居住的楼顶跃下,因为抑郁症。

生活当然不会十全十美,我们总是会被各种自身的负能量和他人投射过来的负能量围绕,从不发火、从不失控、从不表达愤怒、从不攻击他人,这样的人比其他人更容易患上抑郁症。


他们没有一个很好方法法去疏导负能量,负能量埋在内心,被他们尽力压抑克制,想办法消化,但是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


当正能量无法再去有效转化负能量,而负能量越积越多,到了一个点,它对人的神经的伤害几乎是不可逆的。

至少,你必须要通过医生和药物的专业治疗才能缓解,而无法将它控制在可以自我调整的范畴。

 2.  有愤怒就要表达,有压力就要释放


你有没有试过气得全身发抖的时候?


我试过,有一次我遇到一个在景点停车场对我们乱收费的大爷,我和他理论不成就发火了,还威胁说我要报警,当时坐在我车上的另外四个朋友都吓坏了,他们说,从来没见过我这样愤怒。


我记得那种愤怒,愤怒几乎将我淹没。


我也记得我身上涌出的对这个企图通过不法手段,多收停车费的人的强烈的攻击性,愤怒和攻击性的能量很强,以至于那一刻我“忘我”地进入了一种很本能的表达攻击性和愤怒的状态。


所以那个时刻我的样子让朋友们震惊——那不是平时文质彬彬温和有礼的我,而是一个张牙舞爪锱铢必较满怀敌意的人。

 

但这就是人。

人的本能里就有攻击性。


我们在婴儿时期,就会有本能的愤怒,我们呼唤妈妈的乳房,如果没有得到回应,我们就会马上觉得这个乳房非常非常坏,我们会对乳房和妈妈感到愤怒,有的婴儿会攻击妈妈的乳房,接下来我们的内心还要完成一个运作就是将乳房坏的那一部分投射出去,而不是和我们自身连在一起。


这样我们才能构建一个安全的港湾,即我是好的,那个是坏的。

 

也就是说,一个人的本能里有和爱一样多的恨。


在这个广义的恨里,有大量的攻击、愤怒、不满。


有这样的本能不意味着一个人是“坏人”,因为每个人都有,我们通过很多方式,去表达它。


但如果一个人的心理机制有问题,无法表达愤怒、攻击,或者在他的现实里他不得不在理性上强烈压抑自己,不能去攻击他感到愤怒的那个人,那件事,他可能就无法有效地释放和转化自己的攻击和愤怒。


这种强大的能量,如果无法释放和转化,就会毁掉他。

 

我可以对乱收费的老人“忘我”地发火,在那一刻我并不在乎我看起来是不是“恶人”,这说明在我的“超我”里,或者潜意识里,对一个人表达我已经无法控制的愤怒,即使过火,也是可以被接受的,被容纳的,不会对我的生活、我身处的世界带来永久性地摧毁。

 

但在有些人的潜意识里,愤怒、发火、攻击是不能被接受的行为,会带来毁灭性的感受。


他们宁可将矛头转向自我攻击,也无法合理表达自己的愤怒压抑。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因为童年母婴关系,或者严厉的家教,父母相处模式的影响,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对他人表达明确的愤怒是极其恶劣的、绝不能被超我允许的行为;


或者他们有过巨大的关系创伤,导致潜意识认为,如果明确地表达愤怒、攻击,则会永久性地毁掉亲密关系,让他们体验到一种无法承受的被抛弃感,沉入深渊的感觉——因为内心深处畏惧关系的破碎,害怕别人觉得自己不好,所以必须压抑自己去维持关系。

 

 3. “忘我”地发一次火,不会毁掉你的世界  



有这样一种人,她们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总是先找自己的原因,


即使对方侵犯了自己的边界,她们还是会为对方找理由,而无法为自己内心深处被侵犯被伤害的愤怒找到出口。

 

如果两性关系出现问题,她们会受到巨大的内心冲击。


她们会觉得“他对我这么糟糕说明了我不够好”;而不是“我们哪里出了问题?”,“对方是不是有什么内心问题我之前没有察觉?”

 

就像我的朋友A,她三十岁没有男朋友,本来不是什么问题,也不代表她是个不好的姑娘,可是面对别人的议论、父母超越个人界限的各种插手,她有愤怒和疑问,她想捍卫自我,却无法对他人、对父母明确表达出——你们很过分,我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力,如果你们再这样我就会还击了!

 

尽管理性上,A知道“做自己”这种价值观没有错,但是在表达感受的过程中,她却不自觉地保持着乖巧、为他人着想、从不伤害他人的固化的人格设置。

那些一贯的“好人”,要学会去合理表达不满、拒绝、不认同、愤怒、攻击,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如果学不会,那么这种无法传递出去的情绪被不断压抑累积,积重难返,就很可能会拖垮一个人健康的心理功能,最终被抑郁吞噬。

 

如果一个人自我价值体系比较脆弱,太依赖于他人的对待和肯定;

如果一个人太畏惧关系的瓦解,觉得只要我的愤怒一表达出来,关系就无法修补,


这一类人需要去锻炼自己的内心,需要慢慢尝试突破自我,需要去试试表达你的愤怒和不满,然后看一看它会不会给你和你身处的世界带来毁灭。


即使是毁灭,也是一种涅槃。


什么都不会真的吞噬我们,但是有毒的负能量吸入太多,你的生命力就会被吞噬。

 

健康的活着,比在别人心里活成什么样要重要得多。

作者简介:作者简介:周小宽,从事家庭关系,两性情感分析工作,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周小宽(ID:xiaokuanjoy)

责任编辑:Spence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