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扯了,北京生活哪有你说的那么假装?

01

昨天朋友圈又被一篇文章刷屏了。

实话,我非常不喜欢那篇《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更不喜欢用这篇文章来表达自己失败原因的人,一个假装生活的人,在哪里都是假装,根本不用在北京。

一个假装生活的人,会认为谁都在假装生活,一个人假装生活不够,还要让两千万人陪着他一起假装生活。


我看到这篇文章时,正好在朱睿导演的公司喝酒,他的公司离我家三十多公里,可我们依旧准时到,然后喝酒聊天到深夜。

这些天我几乎都在和朋友聚会,有些聚点在三里屯,有些在海淀,聚会变成了一件下班后平常的事情,天天见面也不算什么奢侈,只要你愿意,你只要你觉得这份感情是值得你们见面聊天扯淡的,路程永远不是问题。

我更不认为个体的不顺,应该归因于城市的,这是很可笑的。

昨天我和好朋友喝完酒,已经是凌晨一点。

他感叹道:北京真好,有那么多剧院电影院,有那么多机会和有趣的人,睡不着了,总有二十四小时的书店和咖啡厅,最重要的是,过了十二点,还有那么多饭店开着门,让我大吃大喝。

其实,北京的生活没有那么不堪,如果那么不堪,请问你为什么还要来北京呢,为什么不回家呢?

02

每隔一段时间,总有那种北京人大战外地人的帖子引发两批人隔空大战。

很无聊。

我实在想不出,一个人得多无聊才整天把人分成北京人和外地人,是自己的工作不饱和吗?还是自己一无所有,只有一腔喜欢挑衅的热血呢?

中国的所有机会都在大城市,当一个人想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想成为一个厉害的人,不来北上广还能去哪里呢?

来了,就一起为这个城市奋斗不就好了吗?

每次我的朋友圈里看到什么北京人大战外地人的信息,我都很无奈的摇摇头,因为人都无法改变出生,只能改变今生。

什么北京是北京人的北京,又不是北京人的北京,这么扯淡的逻辑其实就是为了把人分成北京人和外地人,大家一起在这个城市为这个城市奋斗不可以吗?

有些人要非在两种人之间隔一堵墙,分清楚谁是北京人,谁是外地人,那我问你,中南海里的那几个,你告诉我北京人还是外地人?

世界上本没有墙,傻缺多了,处处是墙。

墙让人有隔阂,让人有敌意,更让人有阶级感和优越感,这些墙,其实拆掉后也没什么,都是各自生活,有时彼此协作。

03

每次有学生问我,毕业后应该来大城市还是小城市时,我都会认真的回答:

取决于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你一辈子只想平平淡淡,在小城市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累,踏实,甚至很多人,在小城市也不一定混的平平淡淡。

但如果你想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想去感受一下快的生活节奏,在中国,你还是要学会离世界的脉搏更近一些。

中国和美国不一样,在美国,你想做电影可以去洛杉矶,做汽车可以去底特律,做媒体可以去波士顿,做金融可以去华尔街。

在中国,不好意思,你还都必须要来北上广,那里有着更多的机会,更多的高手,还有不一样的自己。

的确,这里有许多人失意,但也有许多人得意,失意的人喜欢呐喊,而得意的人从来都是沉默。

就像失意的人,都在呐喊:这个世界对不起我!

得意的人,都在平静的努力。

04

前些时间一直在吵什么“阶层固化”,说阶层一旦形成,就容易固定化,思维改变阶层,阶层固化思维。

一些人喊着:你没穷过你不懂;一些人叫着:教育越来越是富人的权利。

无论如何,中国确实在阶层固化。

但并没有这么悲观。

我经常和北京朋友聊天,当他们说到自己的有几套房时,我们一点也不羡慕,因为我们很确定,生活并不是几套房能诠释的。

生活还有很多除了房子外不一样的东西,比如说朋友的陪伴,亲人的安康,自己的跃迁,和成就时的喜悦。

你非要说房子就决定了阶层,那你一定是个除了房子什么都没有的loser。

更何况,阶层固化,但个体从不会固化。

寒门的确难出贵子,但从不是不再出贵子,只是很难而已,但我想问:什么事情不难呢?

教书这么多年,我见过太多一无所有的人,他们来到北京,掉了一层皮似的加班加点,读书学习,最终财务自由。

这些人从不相信什么阶层固化,他们只相信: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你连机会都没有。

比阶层固化更可怕的,是智商固化,那些一事无成的人,叫嚣着认命;那些一无是处的人,呐喊着假装在生活。

此时,那些正在改变阶层的,只是默默的在公司加班,在学校里读书,在图书馆里学习。

这些人,从不会被任何地域、任何言论、任何阶层固化,他们的生活永远充满着变动精彩,目光永远在远方。

作者简介:李尚龙,青年导演,青年作家,龙影部落,英语教师。著有《你要么出众,要么出局》、《你所谓的稳定,不过是在浪费生命》、《你只是看起来很努力》。微博@尚龙老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