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爱好者应该注意的一些问题

 

原题:给受虐者的十条忠告

译者:斑马茶爷

来源:Quora

作者:Rick Cormier

作为一个专攻焦虑和创伤的心理咨询师,我将分享一些经验总结,希望能帮到那些受虐者。

1.你忍受虐待的时间越长,你就越难以摆脱虐待。

当我给一个遭受虐待的女人做咨询的时候,我尽我所能地想帮助她确信“那个虐待她的人不会轻易变得温柔,她能做的就是尽快离开这段关系”。但这不是个容易被接受的建议。也是因为她的自尊正处于最低点,在潜意识里,她不认为自己配得上更好的,害怕不会再有其他人会爱上自己。她也害怕自己离开后,对方会做傻事。此外,她还抱有一种幻想,就是他们彼此之间强烈而特殊的爱最终能带他们走出这段困境。

2.没有哪个施虐者会在第一次约会时就虐待你。

起先,他会让你爱上他;接着,他会慢慢消耗掉你的自尊——因为一个拥有健康自尊的人不会接受虐待。而取笑你的缺陷和你犯的错是降低你自尊的最好办法,在表现上,他可能会说“开个玩笑啦,别那么当真”,但这些所谓的“玩笑”还是会潜在地影响到你,你的自尊因此损耗。

3.在精神卫生领域里,关于施虐者的固着问题,有非常深刻的见解。

因为对于控制狂来说,控制他人是他们的深层需要,是其构建自尊的最基本的资源。同样的,失控般的倾泻情绪也是他们的惯常方式,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种痛快的释放,而就像毒品一样,当你允许自己将暴怒施加到其他人身上却侥幸得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时,你会上瘾般地重复这样的行为。

4.指责是一个非常常见的虐待方式。

如果你相信“我改变自己”就能让一切回归正轨,那么你可能消费了施虐者的借口。如此之多的已婚女人曾告诉我,她的配偶会在打她之前警告她“如果你再多说一句话,那么后果自负”。而之后,她可能会认为这是她的错,因为他有警告过她。

但这完全是狗屁不通!因为不管女生怎么说我或者在行动上怎么对待我,我都不会去打她们或者通过情绪去虐待她们。她们只是会让我暂时从她们身边走开。

5.控制狂们认为自己永远正确,基本不会见他们道歉,他们总在指责别人。

他们总是比我们自己还知道我们应该做什么,然后俨然一副导师的口气来纠正我们、评判我们,好像只要照着他们说得去做就能获得幸福似的。然而他们自己却是这个地球上活得最不开心的人群。

实际上,在健康的人际关系中,会有一个潜在的合拍:“我不是完美的,你也不是完美的,但我会接受一个有瑕疵的你,如果你也可以包容我,那么我愿意和你共度此生。”

而在强调“控制和被控制”的人际关系中,那么潜在的态度就是“我比你优秀,比你有钱,比你长得漂亮,我会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断地指出这些差异”。

6.施虐者往往有一对同是施虐者的父母。

如果一个父亲总是在生气时动粗或者没有节制地向人倾泻情绪,那么他的孩子会认为这样的行为是一种常态。而那些会合理处理情绪的人学到的课程则是与之相反的。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施虐者,而且你有一个孩子,那么你会在不知不觉中教给他两件事:1.)施虐是正常的;2.)受虐也是正常的。

7.施虐者往往会孤立他的受害者。

他不喜欢你的朋友和家人,并且千方百计地削弱你和他们的联系,努力把你置身于他的情绪控制之中。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那些真正爱惜你的朋友和家人往往能看得出他的把戏,而这意味着他可能没办法再控制你了。

如果你怀疑自己可能是虐待关系的受害者,那么请尽可能地去相信多数朋友的判断。

8.施虐者也会道歉,但那仅仅是为了不必去费力寻找/培养下一个受虐者。

下面我来介绍一个所谓的“虐待型关系的怪圈”:

-张力累积阶段

这个阶段发生在明显的虐待行为之前,特点是贫乏的沟通、冷暴力,以及不断累积的关系紧张,你谨小慎微,深怕让对方找到机会发飙。在这个阶段,受虐者会尽量改变自己的行为来避免引发对方的爆发。

-见诸行动阶段

特点是失控的暴力行为,虐待事件。在这个阶段,施虐者会用身体暴力或者情绪暴力去支配他/她的对象。

-和解/蜜月阶段

特点:要么是重申喜爱、道歉,要么就是假装这个虐待事件没有发生过。这个阶段标志着“暴力掌控”的结束,他会再三保证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或者表示自己会尽全力去改变自己。在这个阶段,施虐者会表现出巨大的懊悔和悲伤来博取对象的原谅,将他的暴力行为带来的后果降到最低。一些施虐者在施虐后,就不再提这个事情,将之压抑掉;而绝大多数的施虐者则会加倍地给予对象关心和爱护,以此来修复关系。少数施虐者可能会用自我伤害和自杀的方式来获取对象的同情,来防止对象离开这段关系。此时,施虐者往往能再次取得对象的信任,而受虐者也再寄希望于关系的改善,也由此,受虐者会慢慢地在一段长期存在虐待的关系中被损耗以及越发困惑。

虽然很容易就能觉察到暴力的“见诸行动”阶段是一种虐待,但蜜月阶段的一系列体贴举动则会保证“虐待怪圈”的一再重演。因为受虐者开始“领悟”到这段关系不全是那么糟,以为这段关系总会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希望。于是,施虐者成功地避免了其暴力行为带来的任何的不良后果。

-冷静阶段

在这个阶段(往往也会被当作是和解/蜜月阶段的一部分)中,关系相对平静、平和下来。然而,相处中的摩擦也开始重新累积,最终又再导向另一个“张力累积阶段”。

9.必须说明的是,在绝大多数的案例中,施虐者并不是有意识地去重复这些虐待关系的——他们往往是被无意识挟持着。

如果这是一个意识层面上的选择,那么通过意识上的努力,这种虐待关系是能够被制止的。然而不幸地是,由于这是潜意识层面的驱力,所以不管施虐者再怎么赌咒也身不由己。举个例子,比如你最近的一次呼吸,它并不是一个意识层面上的选择,而施虐者一再体验的虐待关系正如这个呼吸一样,同样不是他有意为之的。

10.很多受虐者羞于将受虐的事情宣诸于口,因而使得虐待关系长期存在。

如果承认自己正处在受虐中,他们往往会感觉非常难堪、尴尬。必须要明白的一点是,当他们将受虐事件隐藏起来时,施虐者就赢了,控制权又到了他手中。受虐者需要尽可能多地告诉其他人,在他们关系中正在发生着什么。因为长远来看,这是一个自我保护的好办法——当你生命中的人们知道施虐者正在干着什么时,他的施虐行为一定程度上就被限制住了。

斑马茶爷,心理咨询师。欢迎你来和我聊聊→_→,微信号:12084358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