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满足我,我该怎么办?|丛非从

 


-01-  世界上最让人抓狂的事


当你需要一个人,他却不满足你。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让人抓狂的事情吗?


需要他爱你、陪你、重视你、关心你,需要他跟你有点“灵魂”交流,需要他能给你点“高质量”时间,希望他做到你所谓“基本”的需求,需要他听你的,做你认为“正确的”、“应该的”事情。


然而你发现他就是做不到。


你生气、威胁、分手、挣扎、自残,你用尽了很多方法。可他依然无法满足你,即使他勉强满足了你也带着满腹委屈不情愿。让你更抓狂。


有需要是正常而且健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需要外界和他人提供给我们生存所必须的粮食、营养、关爱与安慰。我们不可能所有事情都自给自足,我们必然需要别人。


只是,当另外一个人无法满足你的需要的时候,除了放弃和愤怒,你还可以为自己做点什么呢?


满足自己的需要,至少有4种方式。


-02-  选择合适的方式问别人要



有需要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你可能用错了方式去要。如果你懂得选择合适的方式去表达需要,你会得到更多。有4个小方法:


·一致性表达


你使用愤怒的方式表达自己的需要,被满足的概率就很低。愤怒是一种表达需要的方式,然而被愤怒的人,很少能即刻识别到你的需要。


人在被愤怒的时候,更多的时候只想保护自己而看不见对方。


你责怪对方“为什么不买花给我,我很生气”,不如直接表达“我希望你可以买花送我,这样我会很开心”更容易得到满足。


你责怪对方“为什么总是不回我消息”,不如直接表达“我希望你下次能及时回我消息,这样我会感觉到被你重视”,更容易得到满足。


一致性表达自己的需要虽然不一定会被完全满足,至少会增加被满足的概率。


·交换


想得到,就先付出。这种古老的方式,其实会让你得到很多满足。


那些希望对方多认可自己的人,你会发现他们经常批评对方而很少表扬。那些希望对方尊重自己的人,经常控制对方而很少尊重。你想要认可,可以先去认可他。


那些希望对方多陪自己的人,其实很少会陪对方。陪伴的意思,并不是我们俩待在一起,而是我希望你陪我做我喜欢的事。你会发现有这种需求的人也很少会陪对方做他喜欢的事。你想要陪伴,可以先去陪伴他。


你想得到什么,你就先付出什么,先为对方做。这样的方式,会让你得到的容易些。如果你都没有能力为对方做,那你在索取的时候,是否可以少一些理所当然呢?


更高级一点的付出,就是付出他真正想要的东西。你得先识别到他真正的需要是什么,继而愿意去满足他。当他感受到你的爱后,会愿意为你做更多。


·选择合适的情境


人在表达需要的时候,通常会不分情境的索取。就像一个饥渴的小孩,来了就想要。你不马上满足我,我就爆炸给你看。


很多人会对伴侣的这种咄咄逼人、逼逼叨、粘人、强浓度索取感觉到窒息,特别想逃走。会对伴侣这种不分情境的索取感觉到无奈。


假如他们能忍个片刻或几天,能在对方心情好的时候、想沟通的时候、方便的时候去索取,会容易得到更多的满足。


这种能力叫延迟满足能力。


成年人跟婴儿的不同,就是婴儿需要即刻满足,成年人可以延迟满足。如果你需要即刻满足,如果不能即刻马上被满足就暴怒,很可能你的心智水平停留在婴儿的自恋性暴怒里。


·接纳他人的局限


如果你坚持要100分,你会掉入到愤怒、暴怒里。你会沉浸在“他为什么不爱我”、“他为什么不愿意为我做”的想法里不可自拔。


想要100分的满足,实际上是一种绝对满足的偏执。这时候你满脑子都是:我想要,我生气。这时候其实你什么都没享受到,除了一肚子气。


如果你开始相信并接受他人的局限,你才能停下偏执,看到其实他人已经给了一些甚至很多了。他可能给了30分甚至60分,他只是没有给你想要的100分。


当你放下100分的执着的时候,你就开始享受已经有的30分甚至60分了。当然这也意味着,你需要接纳剩下的那些,他真的给不了了。


坚持要100分的好处就是保持他还能给的幻想,坏处就是其实你什么都没得到。


成年人跟婴儿的第二个不同,就是婴儿需要绝对满足,成年人可以接受部分满足。如果你需要绝对满足,对于不能完全满足就暴怒,很可能你的心智水平停留在婴儿的自恋性暴怒里了。


-03-  向另外的人要



如果你觉得你的伴侣无法满足你的某些需要,问“第三者”要也是一个办法。


“第三者”我要加引号,因为他不是伴侣关系的破坏者,不是所有的他者都称得上是出轨。


如果两个人进入恋爱或婚姻模式,他们四目相对,眼中只有彼此,那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共生、融合关系。世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满足另外一个人的需要,所以他们就会升级到相爱相杀里。


一段健康的情感关系,实际上他们即有融合的部分,又有独立的部分。


对于独立的部分,实际上就是你有你的朋友和你的世界,我无法参与。我有我的朋友和世界,你无法参与。


我独立的部分与他人的交际,就是“第三者”。我们可以从那里获得很多满足感。


可以是一些朋友、亲人或宠物,当我受伤的时候、需要被安慰的时候、需要被帮助的时候,他们可以给我很多支持。


可以是喜欢的爱好、游戏或事业,沉浸在其中的时候,我感觉到一种被抚慰与满足。


可以是心理咨询师。在他那里,得到了别人给不到的理解、陪伴与鼓励。


伴侣之外的他者,可以给到我们很多伴侣本身给不到的满足。是他们补充了婚姻的短板,让人生更完整了。


跟他者之间的满足与付出的界限需要一个良好的把握,保持自己、伴侣、他者都能接受的范畴就好。


婚姻存在的意义绝不是要满足彼此的所有需求,而是满足了一个人的核心需求,那么就是一段好的婚姻。其他次要的需求,我们需要他者来提供。


这里的他者,用一个良好的名字来称呼,就是:社会支持系统。一个人除了婚姻,还需要社会。


当然如果你真的厌倦了或绝望了这个伴侣,他已经不能满足你的核心需求。你想离开他换一个能满足你的,也可以。


-04-  问自己要


自己满足自己,也是满足需要的一种方式。


自我满足,一共分两步:


1.停止自我迫害



当你需要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也没有为自己做。而且恰恰你在自我迫害。


如果你需要一个人肯定认可你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骂你最凶的那个人,是你自己。你责怪自己不够好、嫌弃自己差,这时候你才会特别需要别人喜欢你,认可你。


你需要一个陪伴你的时候,你发现其实忽视你最厉害的那个人,是你自己。你把时间给了家务,给了工作,给了忙碌,唯独没有给自己。你没有把时间留给自己,才需要别人把时间留给你。


你需要一个人尊重你,不要强迫你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是那个强迫自己最厉害的人。你总是在不断要求自己、应该这样应该那样。你使劲控制自己,才希望别人尊重你,不要再给你多一点控制。


如果你要别人为你做什么,你先停止向自己继续索取。


2.做一点什么,让自己好受点


爱自己,就是为自己做一点什么,让自己好受点。在失落的时候,抱抱自己。在需要被认可的时候,买个东西奖励下自己。劳累的时候,停下来歇歇。


如果继续问别人索取,即消耗我,又无法得到。我是否可以停下来呢?停下来的动作,此刻也许会让我更好受一点。


你想让别人为你做什么,能否先为自己做呢?


你是否可以创造一个条件和环境,让自己得到更多的满足呢?


4 .与丧失和解



前面我们说了3种方法,无论哪一种,你会发现我们能得到的满足,永远是有限的。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满足。即使有,也只会是阶段性的或暂时性的,比如热恋。


因此我们必须要学会跟无法被满足和谐相处。


如果一个人没有办法跟无法被满足和谐相处,他就会陷入到偏执里,寻求各种方法去得到满足。他就无法容忍不被满足的寂寞,难以忍受这个间隙。想尽办法去填充。


最终在挫败后,依然偏执,暴怒,怨天尤人。


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完整,他人也是,我们更是。


即使我们换10000个伴侣,我们也不过是从30分满足到了40分满足,我们依然要学会面对不被满足的感觉。不然痛苦不会降低半分。


这才是我们要修习的功课。


这种功课就叫丧失。


当我们不再是婴儿,我们就失去了全能。当我们面对一个人,我们就必然夹杂着失去与得不到。


与丧失的和解,就是接纳自己的局限,接纳自己的不完美。


四种方式该用哪一种?


当我们的心理有了匮乏,当我们需要他人,我们该如何处理?


问自己要、问伴侣要、问他者要、与丧失和解,任何一种单一的方法,实际上都偏执。一个健康的方式,就是我能够使用自己的理性去评估,去感受,去选择,去综合使用这4种方式。


什么才是真正的爱自己。就是我愿意在4种方式里,每种都使用,并且组合出比较有利、恰当和舒服的方式,去让自己好受点,开心点。而不是执着于渠道和形式,我一定要怎么满足。


爱自己,就是自我满足吗?


不全是。


问别人要不可以吗?


不全是。


爱自己不是不问别人要,而是愿意选择能要到更多的方式去要。在尝试过更多的方法依然得不到后,愿意放弃执着,选择其他能满足自己的方式去满足。


作者简介:丛非从,一个好玩又深邃的心理咨询师。著有《原来,懂比爱更重要》、《你是在恋爱,还是在发神经》、《萨提亚模式与自我成长》等。长期在北上深开设“萨提亚模式自我成长”、“OH潜意识图像卡训练”等课程。微信公众号congnotcong(丛非从)


责任编辑:Spencer 阿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