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中国人,在假装内心强大?

文:达芙妮|壹心理创作者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心理公开课(yixinligongkaike)

  

01  “独立,很累,很寂寞。”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们变的越来越独立了。

 

也许是因为看了太多“人生就要靠自己”,“人生只能靠自己”之类的书,或听了太多之类的话,也许是因为这个世界整日爆出太多的纠纷、问题,让我们觉得人心叵测,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不足蛇吞象”。

为了避免这些背叛、辜负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们提升了自己的“安全装备,”并且一再的发展出巩固这种“安全”的技能。

 

总之就是我们变的越来越坚强,越来越独立,越来越无坚不摧。

“你是越来越独立了,越强大了,但是你也越来越累了,越来越寂寞了。”

“你是物质越来越能自足了,但是你也好像越来越没归属感,也很难快乐了。”

似乎正是无数人生活的写照。


“独立”是现代人生活的一种病,一种防御自己虚弱的“病”,一种希望全方位“控制”自己生活的“病”。

 

独立之所以这么受人推崇,是因为在当前的词汇语境中,大概很多人都把独立等同了强大,而我们之所以很推崇强大,是因为我们的文化在推崇一种倾向:反弱小。

 

每种社会都有自己的主流文化,那些被主流文化所排斥的特质,容易被打入“羞耻”的范畴,这意味着一个生活在主流文化是推崇强大的时代,弱者,或者发现自己虚弱品质的人内心会自带羞耻感。

这种“羞耻感”决定了人们只会允许自己强大,不准自己脆弱。

 

但同时很矛盾的是,脆弱是人性真实的一部分。

当我们不敢表达自己的脆弱,认为脆弱是一种带有羞耻的成分的特质的时候,我们就再也不敢展示自己的脆弱,不敢暴露自己的虚弱,我们需要仅仅的维护住自己这部分“家丑”,以免被人耻笑。

 

维护脆弱,让自己一个人去消化脆弱,并且过度的发展这种能力,就会让一个人越来越独立,越来越会发展自己的控制性,同时会让我们丧失掉真正依赖别人的能力。

——真正的依赖正是建立在分享脆弱的基础上。


《我的前半生》里的唐晶,独立性非常强,但同时内心脆弱,为了防御内心脆弱,在亲密关系里不敢依赖别人。


同时她的男朋友贺涵,更是一个独立性很强,喜欢用征服和控制展现自己能力的人,唐晶不敢暴露脆弱,贺涵发现不了自己有脆弱的一面,导致这俩人恋爱十年都无法结成正果—-缔结可以分享脆弱和信任的亲密关系。

 

无数的“唐晶”和“贺涵”正在被这个社会催生出来:一方面是个人能力越来越越强的个体,另一方面是越来越脆弱的关系。

在单枪匹马里我们是英雄,但在关系经营里,我们的成绩一塌糊涂糊涂。

 

据统计,2017年离婚率已飙升至39%,单身人口已经超过2亿,一方面这固然跟传统的关系结构模式被瓦解有关,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在新的时代,我们在关系的建立和维护上面临很多问题。

 

这是一个反脆弱的时代,而反脆弱,则容易导致人们内心封闭。

 

02  “脆弱,是一种基本的人性。”为什么我们不敢表达脆弱?

脆弱是一种基本的人性,人人都有脆弱的一面,虚弱的一面。

如果不敢表达脆弱,就意味着脆弱会一直被兜着,贮存在这个人的内心里,久而久之,像块石头一样沉甸甸的充满分量。而这时人要往前走,就意味着要负重前行——顶着石头前行,所以我们就容易累。

 

不敢表达脆弱的人会建立很强的对脆弱的防御能力,也就是过强的自尊心。

自尊心的另一面其实是玻璃心,自尊心和玻璃心都是为了避免自己受伤害而发展出来的,因为可能体验过处于弱势的那种羞耻的滋味,所以要一再提放自己避免陷入同样的处境。

这样一来,个体就需要分散一部分精力用于保护自己的脆弱,也就是维护自己的自尊。

 

人们不敢表达脆弱,可能会有以下原因:

 

(1)时代错觉:“你要努力活成最优秀的样子”


在一个过度推崇强大的时代,一切弱的东西都自带耻感,这注定了主流社会的人们都以追求强大为荣耀,也就越会造就很多越优秀越不敢示弱的人群。

这类人群可能其他方面能没问题,外表优越骄傲,但他们容易活的不真实,以为生活就是应该按照优秀和强大的样子活,结果他们努力的活成了那个样子,却发现自己并不幸福。

 

幸福意味着要接受真实的自己,而不是条件性的自己,如果一个人只接受自己是强大的、优秀的,那么他仅仅是活在他的“优越感”里,一旦这种优越感不再,他的生活就岌岌可危。

 

但是值得强调的是,社会似乎正在大面积的催生这种人,拼命地追求优越感,拼命的追求优秀,让自己各方面似乎都无懈可击,但却把真实的生活搞的奄奄一息。

 

认为自己只要比别人优越,比别人优秀,就会幸福,是这个时代灌输的一个最大的幻想和泡沫,越早及时的从追求优越感的泡沫里醒过来,不做优秀的奴隶,越早能够让自己活的真实,一个人会越活的自由,活的有力量。

 

(2)代际因素:“自我意味着酷”


或许是因为之前我们的祖辈被集体主义捆绑的太久了,所以到了80、90一代,大家对独立性的渴望是如此高涨。

由于西方文化的蔓延,和独生子女政策的实施,这导致了80、90这代人对独立特别热衷,独立可能意味着“酷”,“自我”意味着有个性。

 

当个人主义文化逐渐瓦解集体主义文化,集体主义中那些不好的东西被取代了,但同时一些好的品质的作用可能也被低估了。

过度的个人主义其实会让我们的生活走向孤独。

 

(3)家庭因素:“来自父母的否定,变成深深的恐惧”


镶嵌在社会中的家庭其实是社会规则执行的有力组成部分,这就导致了那些被社会定义为含有更多羞耻感的东西会被家庭的规则禁止。

 

如果一个家长从小对孩子的教育就是人不能脆弱,必须强大,才是一种正确活法的话,这个孩子之后的一切行为可能都会禁止自己脆弱,并且会嘲笑他人脆弱。

他可能长大后会感知不到自己的脆弱,而总是展现自己强大的一面,像贺涵那样,结果就是他也感受不到别人的脆弱,从而不能给心爱的人更多有限的呵护。

这样他构建的人际关系也会充满强力和控制,而缺少一些温情和体贴,平等和接纳,其实容易断掉。

 

在另一些家庭里,父母可能过度追求强大和优秀,从而对孩子提出过高的要求,或者按照完美主义的标准要求孩子,从而在孩子真实的生活里制造了太多否定,每一次否定都会让孩子体验一次脆弱和无助。

这种从小体验到的自己不行带来的羞耻会深深的潜伏在一个人的内心,成为一种恐惧,让他以后再也不敢表现脆弱,甚至不能接受任何否定。

这样的人长大后在一切关系里都容易出问题,就好比他身上埋着雷,一不小心就被外界踩着,然后爆炸。

 

被否定过多的人身上绑着很多雷,他们小心翼翼,负重前行但即便这样,还是容易一不小心就被外界引爆,导致自己受伤,对于这种人,建议最好找心理咨询,去进行心理卸雷。

 

03  我们如何才能敢于表达脆弱,让自己过的不那么累?

脆弱是人的基本人性,否认或掩饰自己的脆弱,只会让自己活成封闭的孤岛,且疲惫不堪,丧失活力。

如果所有的人都在追求反脆弱,那么这个社会将会到处充满防御、不信任、冷漠、竞争和控制。

我们构建越来越多的心墙,这些心墙固然保护了我们免于受伤,但同时也让我们深陷孤独。

 

基于很多的因素,我们可能严重低估了真正的关系对一个人的影响力,而夸大了其他部分对人的重要性。反脆弱会影响人们对关系的建立。

 

一个人要从反脆弱的状态走出来,可以参看以下建议:

 

(1)脆弱并不可耻,脆弱是人性的重要组成部分。

只要是人就有脆弱的一面,没有不脆弱的人,所以人不应该把脆弱藏起来,去追求绝对的强大,试图把脆弱消灭掉。脆弱就像我们的影子,跟我们如影随形,没有影子的人会死,没有脆弱的人是虚假的。比如机器人没有脆弱,但机器人不是人。

 

脆弱并不代表着失败,无能,是我们的文化和教育把这两方面做了很多无效关联,导致我们现在一想到脆弱,就自动套进无能、失败的感觉里,其实它们不是一回事。

 

脆弱就是意识到你现在需要一些安慰,总有那么一些时刻,我们都是脆弱的。

 

正是因为脆弱的存在,我们才需要关系。我们看见自己的脆弱,也就能看到他人的脆弱,这种惺惺相惜导致人们建立深度链接。

脆弱是人性的表示。

 

(2)能够展示和暴露脆弱是一个人真正内心强大的表现。



一个人只有正视自己的脆弱才能真正的看到自己的力量,不敢承认自己脆弱只会让自己把很多的力量用于防御脆弱,用于维护和建设自己的自尊心,这样就会限制人的发展,其实会让人更加的虚弱。

 

看到自己的脆弱,直面自己的脆弱,才能从脆弱里获取力量。

逃避脆弱就像一个人掩耳盗铃,不过是一种自我欺骗的策略,只有真正接纳了自己的脆弱,才能真正的学会坚强。

 

(3)不敢表达脆弱可能会增加我们建立关系的难度。

关系都是在袒露脆弱的时候建立的,关系的深度会伴随着袒露脆弱的深度。我们在关系常常有这样的感觉:

 

如果你要跟一人建立关系,你就要多找他帮忙,能找人帮忙就是一种敢于袒露脆弱的表现。

 

在亲密关系里,我们经常会看到:爱是一种指向弱小者的情感。我们爱上一个人,并不是因为对方的强大,相反,是他暴露的柔弱或脆弱,让我们心疼,从而建立了的爱的链接。

 

爱情更多是一种看到他人的柔弱、孤单而唤起的对于自身同命相连的柔情和悲悯。所以我们爱上那个人同时就是爱自己。

 

忘了是谁说过,当我们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不过是穿透了她的外在,发现他不过是个孩子,于是心疼了他。

 

所以,如果一个人不敢表达脆弱,就会减少跟人发生真实感情链接的机率。爱不是靠优秀和强大建立的,而是靠信任和依赖。

 

所以敢于让自己去依赖别人,是真正信任自己的表现。敢于依赖,也就是敢于脆弱。敢于展示脆弱,并且相信对方并不会伤害你。

 

(4)袒露脆弱可以帮助我们从自我中心里走出来。

当我们掩饰脆弱时,就像身上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袱,为了照顾这个包袱,我们没有多余的精力看到被人的感受,而且我们会过度的关注这个包袱的感受,从而容易陷入自我中心的境地。

 

人之所以会陷入自我为中心,其实是追求优越感的表现,就是害怕自己不如别人,认为人的价值是建立在别人优越的基础上,从而对别人提防和不信任导致。本质上是认为人是不平等的。

 

袒露脆弱就意味着你要把别人看成跟你一样平等的人。如果你在心里不认为别人跟你是平等的,你是没法袒露脆弱的。

 

04  写在最后

 

最后,在这个时代,我们赋予了独立太多正面的意义和标签,以至于人们之间互相依赖的能力已经大大降低。

人们越来越学会自己爱自己,但是依赖爱情和关系的能力已经大大降低,我们把自己逐渐的朝超人的方向发展,却让生命陷入了一个个孤独、不信任、相互防御的牢笼之中。

 

一句话,我们活成了巨人,却同时深陷孤岛。

 

我们学会了用强力去征服和控制世界,却丧失了与世界和人和平共处的能力。

 

也许,心理学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解构时代的压抑,解放那些被主流文化压抑着的人性的另一方面。

几百年前,弗洛伊德解构了维多利亚时代的性压抑,我想基于这个角度,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了解点心理学,来帮助自己解构外界的压抑,正是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觉得一种基本的人道主义是可以实行的。

 

是的,一切都是人性,太人性的。

- The End -

作者简介:达芙妮 / 心理咨询师。人道主义践行者。作者公众号:工业时代的月亮(ID:gysddyl)
责任编辑:Spence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