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3:如果放不下前任,请放过现任

>>>01<<<


有这么一个问题:

“如果你的前任来找你复合,你想对他说什么?”

点赞第一的答案是:滚!

点赞第二的答案是:快来人啊,有人诈尸了,帮我按住它的棺材板。

点赞第三的答案是: 一个大耳刮子抽过去。

这几个答案都是出自女性网友,其实我明白,如果真的前任来找她们,也许她们招架不住几轮就会沦陷。

为什么呢?因为前任依旧能激起她们的情绪反应。

她们忘了一句话:真正的离开是悄无声息的,真正的遗忘也不是删掉所有你的回忆,而是看到你时,我的心里泛不起一丝涟漪。

有个答案出自男性网友,我相信这个人能真正忘记前任。

“您好,谢谢您的好意,但是当前我们的条件不能同意您的提议,感谢您对我的关注。”

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因为彼此伤害过;分手后不可以做敌人,因为彼此相爱过。所以,只能做最熟悉的陌生人。


如果是我的前任找我复合(当然她也不会),我是无法答应她的请求,这无关于我们是否曾经深爱过,也无关于我是否是一个专一深情的人,更不在于什么好马吃不吃回头草。

而是我明白,我的情感模式已经变了,变得不能再适应当初的那段关系了。

当年我喜欢一个人,可能喜欢她有九分,但我最多能表达出三分。

而如今,我喜欢一个人有七分,我会强制自己在内心减少两分,然后我能表达出九分。

为什么?因为我已经不再年轻了,我的内心上着无数的锁,我很清楚的知道生活中有多少人在对我虎视眈眈,所以爱情这件事,我实在是做不起奢侈的电影梦了。

我多么希望我还是那个,操场上,回转运动时偷看你一眼的三好学生。

我还是那个,天天跑到你宿舍楼下打开水的木讷学长。

我还能是那个,深夜躲在被窝里扒许巍的词,想为你写一首歌的放荡才子。

可惜我不再是,也不能是了。

我太累了,再也不能毫无保留的付出了!

我希望我的情感还像当年一样,有着满满的一杯水。这样我就可以继续不顾一切的委曲求全,没有底线的一退再退,毫无羞耻的自我感动。

可惜啊,我现在清醒了。你知道吗?我已经理智到无法再被爱情欺骗时,这是何等的悲哀与失望。

当紫霞仙子离开至尊宝后,至尊宝就可以成长起来,但至尊宝变成齐天大圣后,他将再也爱不了任何人。

为什么那么多人看了前任3哭成狗,因为我们看到了电影里的自己。

那一刻,我们突然明白了那些,看不开的错过,与放不下的离开

孟云赶到林佳门口时,看到另外一个男人的鞋时,他转身离开了。

那会我痛骂他,我觉得要是我,我一定会奋不顾身的敲门,然后拼命挽回我最爱的人。

但后来,我发现这其实不是个勇气的问题。

孟云知道,林佳已经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毫无保留的支持孟云的事业,哪怕孟云不回家,哪怕孟云天天是应酬,她也无怨无悔。

其实林佳没有那么伟大,她只是个普通的女生,一个需要抱抱的姑娘。

她需要一个人在她换季生病的时候陪着她,而这个人不是那事业看得重于一切的孟云,而是那个送她到KTV门口却一直等着的老实人王鑫。

孟云也知道,他需要一个能帮助自己事业的人,这个人就是那个叫他大叔的王梓,哪怕他最爱的是林佳,哪怕他曾经在街角放弃了王梓。

两个人的情感模式都变了,一个人变得需要别人温暖,一个人变得懂得给别人温暖。

当大家看到孟云穿成至尊宝、林佳吃芒果的时候。

大家都以为他们是如此深爱对方,一定是想挽留对方吧。

其实大家都错了,他们这么做是为了兑现最后的承诺,而兑现这个承诺的目的,是为了在心里彻底放手。

左耳里有这样一句话:前任也曾是对的人啊!

前任确实是对的人,但前任和你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当一段关系发生改变时,前任就错了!

>>>02<<<

心理学家Shulman & Kipnis发现,在恋爱的初始阶段,青少年强调恋爱关系的亲和特征,视恋爱关系为一种陪伴关系(companionship)。

在这个阶段里,恋人更强调激情和快乐,他们重视的是对方和自己“聊不聊得来”、“来不来电”、“有没有心动的感觉”,在一起的话,是否能给自己带来一种全新的体验。

如果在这个阶段分手了,那恋人是有复合的空间的。前提是某一方必须展现出另外一方所没有看到的特质。

用前任攻略2的话说,如果你觉得自己只是看到了你的一小部分,你身后还藏着一个珠穆朗玛峰时,他便会开始好奇,进而攀登高峰。

但随着性行为和深度思想交流的进一步发展,恋爱关系会转向承诺和忠诚,有些甚至会发展出依恋和支持的关系(Shulman & Scharf, 2000)。

如果在这个阶段分手,会对人造成精神重创,因为人已经修改了情感模式来迎合对方,并进行了大量的自我暴露,此时分手就相当于精神支柱瞬间崩塌了。

通俗地说叫:“你仍旧是我的软肋,却不再是我的铠甲”。

被抛弃的一方会激活一种,自己的所有人际关系将要破裂的恐惧,进而陷入一种“内部挣扎”的状态(Campbell, Simpson, Boldry, & Kashy, 2005)。

挣扎什么呢?挣扎一个其实你早就知道的答案。

这个答案很简单,简单的很遗憾。

当你问他:你到底有没有和她拉手拥抱?

他沉默了,你不要再问了,沉默就是答案。

但你邀约她一起回家去见父母时,她迟疑了。

别继续邀约了,迟疑就是答案。

当你病的很厉害,他只是托你朋友捎来药时,别问他为什么?没有主动就是答案。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爽快答应就是拒绝,难道你从来都不知道吗?

前任3里,林佳分手后的一段时间是很糟糕的,几乎丢了工作。她的闺蜜都在不断告诉他,孟云和余飞都是渣男。

当她一个人旅游后,她突然发现,她在感情中失去了自我。为了孟云的事业,电影也没看成,答应的旅游也没兑现过。

于是她发现,那种不怕受伤的支持,她做不到了。

孟云分手的前半段是快乐的,整天泡吧撩妹搞双胞胎,期待着让林佳后悔。可当激情褪去,他突然羡慕起余飞和女友那种“借着吵架的梗,撒着思念的娇”的浪漫。

电影里说过:


“一切看起来都只是寻常,他就多说了那么一句话,不经意间流露了真实的想法,而你就那么敏感地感受到了,有一盏灯在你心中熄灭,有一扇门在你心底关闭。”

分手后期待让对方后悔,其实还没有想通。

你需要真正想通的是,我们到底在哪里不适合?

明白了这一点,心里的伤痛就会褪去,前任就会变一道回忆存在你心中,帮助你成长。

那时你会真正明白,所谓恋爱,其实两个强者之间的锦上添花,而不是弱者之间的相互取暖。

如果你仍对前任恋恋不忘,你不妨去见他一面,你会发现他依旧是那个死样。你所有对他的幻想,其实都不存在。

放前任走吧!你必须明白,现任就是你的成长,而因为成长,我们也可能说散就散。

作者简介:剑圣喵大师,高校应用心理学教师,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省心理指导委员会理事,青年学术带头人,著有《优秀的人,从来不会输给情绪》,愿得我心如明月,独映寒夜迷途人。

责任编辑:Spencer  郑锦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