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裙子究竟是蓝黑色还是白金色呢?

 

文| Adam Rogers

译| 长消莫卒


原图在中间,经过不同的白平衡调整,左图呈白金色;而右图则呈蓝黑色

那会儿,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穿过一条这样的裙子蓝色的裙子,等等真的是蓝色吗?

(嗯,它真的是蓝色)

就是它了,一张照片,将互联网民分成相互攻击的两大阵营。

承认吧,这种规模的争论在互联网再平常不过了。这次网民们主要争论的要点在于,这张图片中的漂漂连衣裙究竟是蓝底镶着黑色蕾丝边;还是白底镶着白色蕾丝边。为此,两个阵营的网民各执观点互不相让。

不过这次的争论,不仅限于网民之间,更是关于灵长目生物学,关于人眼及人脑如何演化成适合在阳光照亮的世界里看东西。

我们都知道,不同的光有不同的波长,通过人眼的晶状体能让我们感觉出不同的颜色。

光线接触眼球后部的视网膜,色素感光后通过神经连接将信号传入视觉中枢——在这里,这些光信号被处理成图像。

严格地讲,我们看到的物体的颜色是自然光源照射在物体后反射出来的。(想想,白炽灯的光源和日光灯光源照在同一物体上的颜色是不是有些不同呢?)

但是你不用担心,大脑可分得清楚哪些是物体的固有色,哪些是受了周围光源的影响。以便脱去伪装环境光源,还原物体的真实颜色。

我们的视觉系统有去掉光源的信息,提取反射光的信息的能力。”华盛顿大学的神经科学家杰伊·内兹(Jay Neitz)说,

不过,我在色彩视觉个体差异性上研究了30年,这次的差异可是我见过最大的一次。(内兹教授看到的是白底镶着金色蕾丝边)

一般而言,视觉系统这样运作是不会出大问题的。而这张图赶巧了,撞在知觉识别机制的边界上。很可能,这部分的大脑神经它正好这么编码的。

人类是日行动物,也就是说习惯白天看清东西。但我们都知道日光随着白昼时间颜色也在改变。其变化范围从黎明时分的粉红,到正午时候的蓝白,再到暮色将近的火红。

威尔斯利学院研究颜色与视觉的神经科学家比维尔·康威(Bevil Conway)认为:“当我们看见这张照片时,我们的大脑正在根据适应日光颜色变化的原理,矫正这种色差。

所以如果人们认为光源是蓝色的,会忽视蓝色的部分,他们看到裙子就成了白色和金色;而如果人们认为光源是黄色的,则忽视金色的部分,他们看到裙子就成了蓝色和黑色。”(不过,康威自己不知怎么看到的是蓝色和橙色。)

于是,我们叫来团队里的照片处理及设计小能手,用Photoshop取色,得到下图这些色块的RGB数值。


 也许这样能够排除其他视错觉,让答案更加准确。——结果倒确实很接近

BuzzFeed上的这一版图为例,Photoshop告诉我们,那些网民报告说蓝色的地方,确实是偏蓝的。但是……,这也许与背景关系更大不是其本来的颜色。

 “请注意这里的RGB值。R93G76B50.如果你(请来一个人)懂这些数,然后理性预测,想想它会是什么颜色呢?康威问道。

 “……有点橙黄咩?

 “是的康威说这里有点使坏哟,因为背景是白的,所以看起来很像黑的;如果把上图背景换成黑的,我敢打赌,这个色块会变成橙色。他说着,也在Photoshop上试了一下,这下裙子有确实有点蓝底黄边了。

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你的大脑会不自觉设定照片的环境色,然后得出裙子的固有色。

即使不知怎么看到白金的内兹,现在也承认裙子事实上很可能是蓝色。 “我把照片打印出来了。然后剪下了一小部分仔细看。在完全排除了环境色后,裙子的颜色似乎介于两者之间的,也不是那种深蓝色。我认为,我的大脑认为蓝色是外部光源,而其他人则认为蓝色是裙子本身的颜色。”

甚至“WIRED”自己的照片处理团队——由于团队内部有很多人看到白金裙而陷入短暂的绝望之中——最后也接受了环境色彩恒常性的解释。

“我一开始以为它是白金的尼尔·哈里斯(Neil Harris),我们的高级图片编辑说到。

“然后我想用白平衡还原照片时,发现一点作用都起不了。

他发现图片的高光处是蓝色,这个信息告诉他,他看到的白色是蓝色,看到的金色是黑色。

当他反应过来之后,以图片中最暗的像素来调整白平衡,裙子就变成蓝色和黑色的了。“事情搞清楚了,要调整这张图片的白平衡,合适的点是暗处。”哈里斯说。

所以当环境改变时,人们看到的颜色也会改变。

康威说到多数人在白背景下的蓝色是蓝色;而在黑背景下,它就变成了白色。

他玩笑着推断,“既然白金裙是因为人们在强光下看到裙子的印象,我敢打赌,夜猫子们大概更可能认为这裙子是黑蓝色吧。

说来说去,至少我们最后可以认同一件事:以为这裙子是白色的网民们,这次是彻头彻尾的输了。

原文来源:WIRED

 

本文由壹心理的  长消莫卒  编译,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长消莫卒与来源壹心理,商业转载请联系  bd@xinli001.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