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文:L小姐咩咩咩

这世上最容易做的事就是失去联系

外婆病危,端午打飞的,1200公里,三天假期两天在路上。

看到瘦成皮包骨的老人,经历过8年抗战,挨过了3年大饥荒,却在已然到来的好日子里体力不支。握着手腕,心疼不已。临走时,声声叮嘱,“你要好好吃饭,中秋回来看你”。多么害怕,终有一天这个活生生的人会成为挂在家里的黑白相片,而这一天,时日无多。

清晨,车站,充斥着离别的味道。我妈执意送到检票口,嘴唇蠕动,未说一字。大巴缓缓驶离这个爱我的女人,那双舍不得却又故作坚强的眼神,好想给她一个拥抱。

大雨,搬到新住处以为可以开始新的生活,未果。翻开电脑,里面一张字迹熟悉的纸条,瞬间哭成傻逼。电话、微信拉黑,微博取关,QQ删除,就连一同组队打过的游戏也退组注销。原来,人与人之间最轻易的事就是不联系。

凌晨3点的京城,站在东三环最繁华的地段,通讯录翻看数十遍,却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想吃全聚德的烤鸭,想喝老北京的酸奶,想看什刹海的波光,脱掉高跟鞋,撒丫子暴走,汗水混着泪水,都是咸的。

不日前,一条朋友圈状态“一票难求饭搭子”还因评论“若你请客,一定不难吧”怒删此人,果然爱憎分明,执拗得可怕,这些年,一点没变。

若现实能教人变得更加勇敢

来北京整一年,搬过3次家。每一次都对自己的新住所抱以热情和希望,添置家具,购买电器,从刚来北京的一个24寸行李箱说走就走到现在不得不找搬家公司的“拖家带口”,可是,仍然没有归属感。

每一个地方,总不会待太久,租房合同上白纸黑字签订的日期似乎总在不断改变,就像这样没有法律效力的租赁关系,充满变数。看着搬家师傅熟练地将我曾经精挑细选的家当一件件随意地丢在车厢直到填满,潦草地都不适合说再见。这个城市,永远都不要奢求稳定。

新租的房子,单间。终于可以不再忍受gay旁下无人的秀恩爱,再也不用顾忌不穿内衣客厅偶遇的尴尬,忘了说,以我现在之财力还住不起带客厅的一居室。我的洁癖我的暴躁我的矫情彻底得到拯救,四下无人,才是自己。

还是会流连宜家,只是出发点不再是装饰而是方便,怎么在下一次的搬离方便是我一切购买准则。所以花里胡哨的装饰画,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包括心水很久的烛台,统统摒弃,取而代之几大盒轻便实用的收纳箱。

香烟和酒,孤独患者的灵丹妙药。烟雾缭绕,醉眼迷离,方才知晓内心真正渴求,才肯承认内心真正脆弱。夜深人静,也只有几杯酒下肚,我才敢一遍遍痛骂自己“傻逼”怒斥自己“为何一门心思要来北京”。没有结果的自我拧巴,毫无长进,唯独酒量见长。

梦想与爱从来都是百转千回

本命年,频繁出入寺院,越发地迷信。雍和宫每一尊佛像都无比虔诚地上香磕头,不断地念念有词,不停地驻足叩首,求菩萨许我一个大好前程给我一个翩翩少年郎。现在想来,所谓“临时抱佛脚”真真是对未来迷茫而不自知。

上班高峰时段的地铁,永远人头攒动,拥挤在车厢里的人性是没有自尊的。即使不跟着挪动,也会有人流推着你向前,直到合起的屏蔽门窗上再贴不上一个人。夏日的北京,地铁里的冷气足够低,哪怕是站在皮肤挨着皮肤的人群中,也会感受到冰凉刺骨,人心的温度当真如此浅薄。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这样艰难的困顿现实中保护着自己的梦想。

一个多月前买下的球拍,放在角落里落了灰尘。约球的变数就如同彩票中奖的几率,周一约好,周五往往变卦,因为工作,因为时间,因为场地,还有横跨大半个北京城的距离。计划赶不上变化,没有责备,也渐渐不会失落,次数多了,习惯就好。

去看新上映的电影,怕遭遇选座不允许空位的心塞,连哄带骗,不管人家愿不愿意,要求一同前往。不再固执得要理解,不再任性得要认同,这个城市,有陪伴已是不易,好在观影后的想法还有日记本可以倾诉,应该知足。

今晚去看了《杀破狼2》,除了画面有些血腥,主旨跳脱不开心灵鸡汤式的人生哲理,剧情发展还是逻辑清晰,张晋的演技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真正的仙境,都是一场骗局

现在是凌晨1点30分,离上班打卡还有8个小时。照了照镜子,看了看银行卡余额,翻出明天,哦不,今天的工作计划。原来在无数次的落魄和绝境中,我痛恨自己留亲人在家乡,我同情自己无挚友在异地,可是那些我爱的和爱我的人,原谅我不曾后悔。

和生日时候一样,打开电脑,写完新闻。

原来到最后,能够在内心深处陪伴你的,只有工作。

有人告诉我,山上有神仙有桃源。总想一探究竟,但是上山的路就如成长的路,必须独自披荆斩棘,在疲惫当中发现那处风景,终于知道,那里就是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