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高考失利如何逆袭成为心理师?

文:卢悦  |  壹心理专栏 · 心之助

高考失利,人生如何逆袭成功:一个心理咨询师的亲身经历

对自己,总有千般的期许,但成长就是——可以不成功,庆幸已成人。

其实我以前一直不想和你相见,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聊的。事实上,我甚至还没有准备好原谅你。你做了一件影响我一生的事情,其程度让我难以估算。我不知道没有这件事,我的人生会是什么样。

到现在我还不愿意回顾当时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发生的这一切是何等的愚蠢和不可饶恕。

高考那年,学习成绩一直是班里第一的你在高考前夜有些失眠。妈妈给了你一小瓶清凉油,第一次用清凉油的你,几乎将整瓶油都涂在脸上,那香气熏得你头都发昏了。我认为这场悲剧中,清凉油是罪魁祸首之一。

然后是政治考试,你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选择题,回答完之后,你觉得十拿九稳了。直到第二天,你忽然发现英语机读卡上的选择题部分,你涂串行了,结果后面一路错位,在最后时刻你纠正过来,而且此后的考试你都仔细检查有没有类似的错误。但一个问号埋在你心里:之前的考试,我有没有犯这个低级错误?

考试完毕,皆大欢喜,估分不错。但你心里一直有一个小阴影,你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

到了公布成绩的时刻,你的政治成绩居然不及格!你要求调档查分,最后的结论是,如果当时没有串行,你可以在你的成绩上加上40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可以考到中国最好的新闻系,而不是被调到一个连上过同一所大学的姐姐都不知道的院系——档案系。这世界上有多少人知道这么一个系?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每当我告诉别人我从哪个系毕业的时候,别人都要多问一句:“什么?”这意味着4年大学生活,我们在卧谈会上的主题就是我们怎么被骗到这里来了,我们最热爱的话题就是如何解散这个该死的系。我见了美女同学也不敢搭讪,因为害怕对方问我哪个系的。如果别人问我哪里毕业,我会说,中国人民大学。别人会赞赏地点点头,那么我最害怕的是他们问第二句话:哪个系?这句话就是灾难的开始。这件事让我成为一个心虚的人,一个非常介意出身的人,一个一听到要学历证书就发愁的人,一个一蹶不振的人。

这不是我痛恨你的唯一原因,我痛恨的是为什么你不能毅然放弃,选择来年再考;或者为什么你不卧薪尝胆,选择考一个你喜欢的专业的研究生。

我记得你当初选择了成为一个木头人,木呆呆地走进自己的卧室,然后躺在床上,什么感觉都没有,你以为你会痛苦,会寻死觅活——这毕竟是你努力了12年的结果。你知道你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别人玩的时候,你在学,别人笑的时候,你在哭……多少孩子是你学习的楷模,你又是多少孩子学习的楷模。

而现在你只是成为几乎所有应届高考学生都熟知的一个反面案例:不要忘了,你们的一个师哥,曾经因为疏漏,填机读卡时填串行了,结果丢了40分。下面是一片惊叹,有人会问,后来他考哪去了?中国人民大学,乖乖,丢了40分还能考到人民大学!这是政治老师告诉我的师生对话。

我能知道的是,你之所以没有选择振作,是因为你真的被打垮了,打得不是一般的垮,而是土崩瓦解的垮,你只剩下一层壳了。

在大学里,你没有加入任何社团,你没有朋友,也无心学习。我不记得那4年你都干了些什么,好像是一片空白。不可思议,人生最有活力也是最后疯狂的时候,你就如此干瘪瘪地过来了。

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熬过来的。你本来有机会进入到新闻系,也许到了那里你会有另一种人生,但你必须花更多时间,来告诉自己,人生没有如果。

直到多年后,有一个人很随便地跟我说:其实过去发生的,都是你的财富。如果我早几年听到这个话,心里一定扇她一百个大耳光。可是在那一瞬间,我忽然停住脚步,好像堵塞了10年的马桶忽然通畅,是啊,和“如果”相处的日子里,我的确有了与众不同的东西:我懂得了痛苦是什么,我知道了深刻的内心原来是靠痛苦挖掘出来的,我拥有了永远学习的心态,我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事业和人生,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

我知道了一个人如何从冬眠开始慢慢苏醒,我开始探索什么才是真正的我,而在这件事之前,我也许过得更加迷糊。有些时候,我甚至会感谢你让我成为一个教育制度的“半成品”,让我没有我以及我的父母设想的那么成功、那么主流,这让我头脑灵活,内心健康。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感谢你让我进入了另一个梦境,现在我可以鉴定:这不只是一个噩梦。

这就是我的人生,这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复制的我的人生。

那个春风得意马蹄疾,看尽长安杨花开的我是不存在的。我之前花了那么多年,一直想着如何将你排出体外。我一直责备你,埋怨你,因为我认为我应该是另一个自己,事实上,你就是最好的我。

我爱你。

(题图:joshuaearlephotography

本文来自 壹心理专栏 · 心之助 。尊重版权,转载须注明作者及微信公众号:心之助,luyuexinli  ;新浪微博:卢悦卢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