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刘翔离婚,谈到美国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文:王彻(笑语) |  壹心理专栏 · 中性主义

刘翔离婚了,美国的同性恋可以结婚了。两个撞到一起的巧合背后蕴含一种婚姻伦理的内在变化,刘翔若想在体育之外也像个英雄,美国联邦法院的同性恋合法化便很值得学习借鉴。

刘翔离婚,从谈恋爱算起刚一年,从离婚消息展现的模式来看,显然要离婚的就是刘翔。一年是什么样的时间呢?一个人去掉人际间的防御性距离,能够进入到亲密关系并且展现私密的自我状态的时间。刘翔说夫妻俩性格不合,这种鬼话大概是他日子过得太顺了。性格合不合好歹要先把真实的状态展现出来,葛天也就是刚刚把自己是谁、是什么样展现出来,磨合尚未开始就分道扬镳。这不是不合,这是根本拒绝合的尝试,刘翔在体育跑道上百折不挠,然而在私生活的道路上大概希望让自己体育的王位折算生活的冠军,让葛天直接处于两性关系道路的终点,直接免跑。当他发现原来还得跑,就和赛场退役一样,直接退出了。

一年还是另一个时间。葛天好歹也是个美人,不过这是一米以外的陌生人距离的视角。对于丈夫来说,葛天是一米以内的裸体素颜女人,纵使正当年华,人类性吸引的基本规则还是无法超越。如果不是维持不可触碰的审美距离,女人身体层面的性吸引力并不足矣让缺乏探索和创造精神的男人持续重复关注一年以上。假如这个女人不是妻子,确实也到了可以再见的时候了。

美国的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可以说是给了刘翔式中国大男孩儿的婚姻观当头一棒。

同性恋婚姻合法一旦发生在美国这个典型的基督教国家,并且是世界第一强国,可以说必将掀起婚姻家庭的革命式裂变。当基督徒奋起捍卫异性恋婚姻的唯一正统性的时候,是在反面印证着婚姻和性的文化概念已经彻底变化了。婚姻作为家庭的基石,同样需要一个强大的第三方作为自身的基石,过去这个基石在西方是基督教的教会,中国是宗族的实体,而今天,世界性的演变为国家的法律机构。同性恋者们通过寻求法律的庇护从而与传统的宗教社会与宗族社会的排异体制相抗衡。

这种抗衡会必然的产生一种连锁效果,那就是同性恋作为异化的群体摆脱了依托于特有文化传统例如基督教传统的特殊身份,这种身份的变化会在同一个社会中反过来冲击基督教传统封闭的自有道德体系。更重要的在于,虽然同性恋者看似和异性恋不同,但当他/她们在法律上和异性恋具备同等婚姻身份时,这在文化结构上等同于瓦解了性别的观念。

我们为什么需要婚姻?恰恰是在任何文化中,我们都需要紧密的连接起不同性质的两个人、两个家族,有时候甚至因其身份而是两个民族、国家。婚姻的必要性和重大的仪式性就在于,生物的“性别”同时也是其他意义上的“性质”,需要通过婚姻结成矛盾的同盟。老夫妻看起来长得像一个人,正是长久的共处让异性变成了同性。也就是说,同性恋婚姻揭示了婚姻的不可明言的乌托邦,将目的直接转化为手段本身。这也是同性恋者的天然状态,看似另类的背后,乃是先验和先在性的寻求差异的同化,也在同化中体验差异的乐趣。

刘翔则相反,他想在异性恋婚姻中一步登天的达到同“性”恋的境界,却作为异性恋者完全不愿支付变异性为同性的成本。他不知道婚姻的功能不是去除对方的特性或者先在的确定同性一劳永逸,之所以有婚姻,正是因为人与人之间不可能一劳永逸。我们需要在婚姻的契约之下对自己的整个存在做加法,加上对方的这个异质,才能有望在某一天突然发现彼此相等。纵使是萨特波伏娃这样的相似,这个过程也需要二十年,那二位反而因为婚姻容易让人遗忘其初衷而未选择婚姻。

不过也许他真可以一劳永逸。美国同性恋合法最大的震慑在于,一旦同性恋婚姻化,意味着两千年来的两性差异的文明结构开始土崩瓦解。为什么会有性骚扰?因为对于文明的骗局来说,女人总是男人的陌生又必需的某种莫名其妙的存在,男人间的勾肩搭背女人间的爱抚从来都是友谊亲密的象征。当同性恋婚姻的孩子长大,如果爸爸妈妈是同一个性别,这势必在内心结构上推论同样可以成为爸爸妈妈的一男一女也是同一个性别,男女差异会自然瓦解。

希望刘翔能熬到这一天,得到一个并非异性的女人。

本文来自壹心理专栏「中性主义

 」,转载请注明作者并微信公众号:精神分析巫师,jingshenfenxiwushi。

作者简介:王彻,名亮字彻,号笑语;专长于女性主义领域及精神病的特殊现实转化,心灵分析联合创始人。私人微信:chaussurevide 。

发表评论